【SA/AS】模样

*看起来像是大长篇其实只是个短篇


*Lo主虎头蛇尾作


*结尾不明不白


*像是cp向又不是cp向


——



第一次遇见那个笑起来眼睛能弯成月牙儿般弧度的少年,是在樱井翔十七岁的夏天。


他是前几天刚来普通科的转校生,似乎是个有些内向安静的少年。


其实原本樱井翔也没打算去了解的,毕竟这个学校转校生月月有,说到底,普通科跟升学班本就没什么交集。


要不是他女朋友最近总是说起那个转校生,他也不会在这个中午的烈阳下,提着便当假装路过普通科。



“诶,等等…那不是……”


“升学班的人?来我们这边干嘛…”


升学班的人大部分总是带着些看不起普通科的意思,于是樱井翔尴尬地加快了步伐,眼珠子转来转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人。


“樱井君!”鼓起了勇气,女生追到他面前。“樱井君来普通科有事吗?”


“我找相叶雅纪,前几天新来的转校生。”


他原以为随口一说,学校里人那么多,哪能记得是谁,不料女生却点了点头:“相叶君?在那里哟。”


顺着女生白皙的手指望过去,只见远处大树下坐着的那个栗发少年,他不知是瞅见了什么,突然咧开嘴笑嘻嘻地望着一处,先前让樱井翔定义为沉稳的表情一下子给改成了呆愣。


“你好。”


樱井翔站在他面前,遮去大半太阳,相叶雅纪把视线放到他身上,想了半天也回忆不起来是谁,只好回一句:“初次见面。”


眉眼弯弯,眼尾有几条细细的纹路。


这是樱井翔对相叶雅纪的第一印象。


这个少年很自然,一开始虽拘束了些,但一旦往深了聊,他就特容易卸下心房。


刻意打探点什么,他也意识不到,单纯的让樱井翔都有些吃惊。


“你刚刚在看什么呢?”


“啊,”相叶雅纪想起来,指着放置体育器材小木屋的房顶。“你看,还没结束呢。”


樱井翔顺着看过去。


一只猫骑在另一只猫身上费力地做着运动。


……他收回刚刚说相叶雅纪单纯的话。



随着铃声而结束的午间休息,樱井翔有些急匆匆地跑走了,看样子对方不是自己这个科的。这么想着相叶雅纪啃完最后一口面包,拍拍手起身。


突然注意到身边陌生的单词卡,相叶雅纪一边翻看一边估摸着是那个少年丢下的,打算啥时候给人送过去。


哎,是说他叫什么来着?


翻动着单词卡,在看到最后一面清秀字迹后愣在原地。



「樱井翔」




-

你为了寻找拨动命运的转盘,却失去了原先的模样。


樱井翔曾经养过一只兔子。


异样的,绿色瞳孔的兔子。


那是他第一次硬是要求父母买给他的家养兔,至今为止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明明有这么好看的眼睛,怎么就没人买呢。樱井翔想着。


只是小孩兴致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起初的热情褪去后,樱井翔也开始因为兔子需要小心呵护的习性而感到厌倦,最终陪伴它直到死去的并不是给予它第一次温暖的樱井翔,而是他家的一位女佣小姐。



它再见到樱井翔的时候,已是老年。


他推开门,惊着了它,从它口中夺下菜叶,将他抱在怀中跑出家门。


惊吓之后它放松了身子,窝在这个久违的温暖怀抱中,眯起了眼。


大约是小孩们总是会聚集在一块玩耍的空地,一看到樱井翔大家就一下子聚上去,或脏或净陌生的手在它身上不知轻重地抚摸着,最后扯开它受到惊吓而紧闭的眼皮,露出翠绿色的瞳孔。


小小的樱井先生不由露出自豪的神情,嘴里滔滔不绝的说着自我夸赞的话语,混杂着其他小孩的嘈杂,它并不聪明的脑子无法理解,却也明白了什么。


被观赏了一遍之后它被一个小女孩抱过去,她极其温柔地顺着它洁白的毛发,可陌生的怀抱仍然稳不住它颤抖的身子。


她摸了一会儿,听到其他人的呼唤之后将它放在地上,也参加进他们的玩乐之中。


它缓慢移着步子,朝着那个身影走去。


“喂!你们过来看,这里有只兔子!”它被抓住耳朵提起,映入视线的是几个拿着棍子的少年。


“这个眼睛……”


他们互相看看,最终笑起来,把它塞进外套。




-

“翔酱——?”相叶雅纪见人没反应,迟疑地低下脑袋,他背着光侧头枕在手臂上,听见人声音纤长睫毛颤了颤,随后睁开了眼。


夕阳照着相叶雅纪的面孔,脸上绒毛都一清二楚,樱井翔对上他眼睛,墨色瞳孔中竟一下子闪过丝丝绿色,刚醒来神经还有些迟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相叶雅纪开口喊他姓名,才回过神。


“写好了?”他拿过相叶雅纪作业本,红色水笔在本子上勾几下划几笔,“这里应该用这个公式……”


“呜哇,真的…”


“你学的很快啊,怎么都不会。”


“看不清黑板……”


“哈?那快去配眼镜啊。”


相叶雅纪沉默不语。


“你再做做这几题,都是比较典型的。”樱井翔又写了几个,随后打个哈欠又把脑袋埋进手臂。“我睡一会……”


相叶雅纪没去打扰他,依着夕阳努力分辨着练习题上的字,不一会儿对面的人呼吸就平稳起来,他起身凑近,几乎在脸颊相互触碰的距离,才用几乎失明的双目看清他的睡颜。



“你长得越来越帅气了。”


我从不曾想过我还会再和你有什么交集。


——是你主动找到我。


他花了接近半年的时候和樱井翔交好,所希望的其实就只是那么一点儿东西。


至少再让我看看你的模样。


你的眉眼唇形。


你的改变。


或许……你是否还曾记得那件事。




-

直到女佣私下焦急地询问,他才想起他并没有把兔子带回来。


听到回答女佣露出悲伤的神情,似是不甘又有心痛,问到他今日去处后褪下工作服,跑了出去。


他不喜欢那样的眼神,小小的樱井先生还不懂其中涵义,他悄悄跟在女佣身后,看着她拿着手电筒在空地轻声呼唤寻找,在扒开一处草丛后跌坐在地发出一声尖叫。


他跑过去,走到那儿却不见女佣身影,手电筒被丢在地上,直直照射着草丛里那个染上污垢的东西。


那两个血窟窿是樱井翔童年回忆里的阴影。


那是……兔子。


——谁的?


——大概是我的。


——它叫什么名字?


“名字……”


他突然想不起来,绞尽脑汁翻遍记忆,却始终没有答案。


“Masaki。”


他听见身后传来女声。


回头一看,女佣提着塑料袋,面上泪痕尚未干去,眼中带着他看不懂的神情,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它叫Masaki。”



她突然举起手中小铲子,朝着他眼睛刺下来——


樱井翔猛地惊醒后仰,不稳地跌在地上。


“疼…”


“只是梦啊……”


他捂着后脑勺起身,微风吹动桌上本子翻页,压在上头的铅笔骨碌骨碌掉落在地,他拾起起身,诺大教室只余下他呼吸声。


“相叶…酱?”



相叶雅纪。


Aiba masaki。


——「它叫Masaki。」


——“我叫Masaki,Aiba Masaki。”



——END——


谢谢你的观看。


评论(12)
热度(31)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