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你遗留下的,我的宝物。-上-

*是Aiba养崽子的故事


*和Aiba没有血缘关系的Jun的崽子。


*“既然是Aiba和Jun孩子的故事那为什么要打模特tag??”

    我也考虑到这个问题了,所以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还是打算把这个分成上下篇或是上中下篇了 (对 我还没写完)上篇确实是模特情节,对养崽子没兴趣的可以单看这章

    这篇之后我就不会再打模特tag了,但是文名tag还是会打所以…有兴趣的人可以先暂时订阅一下


*更新的话会在这章里放链接。



【注意避雷】


*单看的话就是J←A单箭头。*


*含主要角色死亡!*


【以防万一先在这里说一下】

*深知我尿性的人应该知道——以后A和J崽子的故事不会是单纯的爸爸带孩子。*



————————————————


一如既往,相叶雅纪骑着自行车滑下下坡,随后一个急刹车停在自家门口,急匆匆从信箱里掏出熟悉的信封,单手握着自行车把手歪歪扭扭往家推,另只手抓着信纸一行行仔细读起来。


『…说起来你上个月怎么没写回信给我?我天天等着信件来着。


啊对了!我决定回国了。』


相叶雅纪诧异地揉了揉眼睛,发现并不是自己看花了眼之后激动地双手捧住信纸。


然后被松开的自行车就顺着斜坡骨碌骨碌地滑了下去,心道一声糟糕,相叶雅纪转身追着自行车跑下去,同时还不忘继续往下读。



『有个好消息!!!!❤❤❤


我要结婚了。


感觉婚礼一定要在自己的故乡办才好——这么想着我就买了回国的机票。


请帖我也放在信封里头了,你小子,一定要来啊。


                                                               松本润

                                                        2015.07.16 』


没有阻碍的自行车撞到墙壁的声音刺耳难听,隔壁正在晾衣服的邻居从窗台上探头望了眼,撇撇嘴又继续干着自己的事儿,相叶雅纪杵在那儿,耳边回响着倒下去以后逐渐变弱的轮子运作声。


====


相叶雅纪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婚礼还没开始,他绕进新郎准备室,敲了敲门,在得到许可后开门进去。


也不知是为什么,房间里头只有不断调整领带的松本润,他从镜子里看到相叶雅纪,转身给了个大大的拥抱。


“你小子——!”


相叶雅纪被勾住肩膀,微微弯下身子踉跄几步,他看过去,发现松本润的幸福仿佛快要从他眼眶里溢出来。


--


他勾着自己的肩膀,把头半靠在相叶雅纪肩膀,嘴里含糊地说着他们小时候的故事,桃红色的脸颊更是给他添了一份气色。


相叶雅纪笑呵呵地回答,两个人坐在主桌座位上,一唱一和地,仿佛都醉过去了一般。


“我们两个绝对要好好的!”被其他朋友拉走之前,松本润还大着舌头这么嚷嚷了一句,相叶雅纪愣神,最终也没弄明白这有些暧昧的话语到底是在说松本润和他的新婚妻子,还是他们两人。



相叶雅纪随后离开宴会,刚出去冷风就吹得他一哆嗦,他搓了搓手,从兜里取出烟盒,抖出一根用手阻着风就点燃。


狠狠一口。


吞吐出的云雾晕染他的视线,相叶雅纪眯了眼,也没打算去驱赶,安静的环境下,他身后的大楼里还热闹地进行宴会,相叶雅纪突然觉得有点儿不是滋味。


他与松本润相识15年,暗恋6年,在第七年的初始,相叶雅纪,终于失去了喜欢他的资格。


他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干涩难受,抽了那么多年的老牌香烟突然呛着自己,他咳嗽着,眼眶终是在呛味儿下湿润起来。


“你还好?”面前突然出现一张纸巾,相叶雅纪抬眼望去,妆容淡雅的女性眉头小蹙,见到对方通红的眼眶时有些不知所措。


相叶雅纪接过纸巾,背过身子把纸巾覆盖在眼上,女性等了一会,小心翼翼地开口:“你…喜欢美穗吗?”


相叶雅纪好一会才想起来这是新娘的名字,他不禁苦笑着,差点就说出我喜欢新郎这种荒缪话。


“她的确是个惹人喜欢的女孩,底子好性格也朴实,羡慕新郎也难免的。”


“……嗯。”相叶雅纪垂下眼,“希望他们能幸福。”


“一定会的!你也觉得里头闷吗?”


女性突然转变话题的速度让相叶雅纪跟不上,他愣了好几秒,才领悟意思。


“不,我只是看到好朋友结婚之后觉得孤家寡人了。”


“哦哦,我懂你的感觉!”




相叶雅纪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天生的同性恋。


在发现自己对松本润的感情之前,他也曾交往过几个女孩,也是看着正常向的A片长大的。


说句俗的,大概就是。


我只是恰好喜欢上了你。




松本润得知相叶雅纪交了个女朋友,对方还是自己结婚时候老婆的伴娘的时候,也是暗自得意着给相叶雅纪打去了电话:


“喂,你得感谢我让你找着女朋友吧。”


「说的好像我找着女朋友是你的功劳似的…」


“难道不是?”松本润理直气壮地,搂过一旁小腹鼓起的妻子,女人眉眼弯弯,顺势就把头靠到松本润肩上。“对了,这女孩性格还挺好的,我以前跟我老婆出去也见过很多次,是可以考虑一直走下去的类型。”


电话那头沉默不语,松本润又加把劲说道。“我妻子预产期都快到了,你就没打算结婚?”


…那是因为你19岁就让人家怀孕,结婚的时候都快五个月了。


说是这么说,但相叶雅纪看得出来,松本润是真的爱着他妻子。


于是他敷衍几句就挂下电话,对方的话语还在自己脑子里不停转悠,相叶雅纪打开通讯录,握住手机的手紧了又松。


点下拨通键。


“舞,这周日有空吗?”


是时候该放下你了。




“呼——”相叶雅纪觉得颈子上的领带快把自己勒得无法呼吸,在不弄乱自己打扮的基础上,他松了松领带。


佐藤舞跟着侍者走到他跟前,他才紧张地起身给对方拉开椅子,在对方点了酒水之后引出话题唠嗑。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相叶雅纪终于冷静下来,他把手摸进口袋,指尖触碰冰冷的盒子外壳。


“舞。”


“嗯?”


“我……”


他刚打算掏出盒子,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原不打算去搭理,却在看见上头来电显示时固定视线。


「润」


相叶雅纪松开捏着盒子的手,低声抱歉后接起电话。


“喂?”


「请问是相叶雅纪先生吗?」


“是的,怎么了…?”陌生男子的声音让相叶雅纪有些不安。


「这里是松下警署,这部手机持有者松本润先生和他的妻子于下午5点30发生车祸,我们联系不上他的父母……」


男声略显紧张且快速的声音让相叶雅纪在听到最初的关键词后就猛地起身,在女朋友诧异的目光中丢下银行卡,提起包就跑出餐厅。




车祸,下坡,追尾,被两辆承载货物超重的卡车夹在中间,在完全扭曲的轿车内的松本润和他的妻子。


抢救无效,死亡。


事故。


医生也有些无措,这是第一次在死亡后来的不是死者父母,而是一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同学。


医生沉默地把手中录音笔递给相叶雅纪,“死者说…”


“松本润。”相叶雅纪打断他。“他有名字。”


“…这是松本先生放在口袋里遗物。”袋子内侧已经给染上了血迹,相叶雅纪认得,这是他三年前曾经送给他的礼物。


“里面的录音警方已经检查过了,确定是遗言,如何处理就是您的事了。”



「若是有个闪失,这孩子就给你带了,哈哈哈哈」


前几天通电话的时候松本润才这么开玩笑的说过,如今想起,却像是预言一般。


录音不用听相叶雅纪也能猜到内容,他把录音笔攥紧了,看着医生把那个人推进太平间。




“你去哪了?”第二天早上才看见相叶雅纪,佐藤舞突然升起一股子怒火。“你知道昨天我多尴尬吗,2月14号,周围都是人,我还让男朋友给丢在餐厅里?!”


相叶雅纪头也不抬地开了门,对方跟了进来,叽叽喳喳地在他耳边吵,相叶雅纪蹙紧眉头,把外套往地上一摔,声音就停了下来。


“他死了。”




佐藤舞心里头特别不是滋味,刚得知朋友的死亡以及男朋友突然丢下自己的缘由,好不容易咽下复杂情绪的时候,相叶雅纪又开口。


“孩子我得带。”


这佐藤舞肯定就不能接受了。


你又不是他们爹也不是他兄弟,凭什么把他的儿子过给自己带?


“你就那么喜欢她吗!”她啜泣着,无法相信这个交往了许久的男人到如今心里还装着另一个女人。


“对,我喜欢他。”


婚事吹了。



——tbc——


*车祸方面纯属捏造,警察是不会随意使用死者电话的…这块是我胡编乱造啊我知道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 一根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