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洲】一步之遥(糖)

*吃下这颗黄连糖。[丢]

*我更文了!……虽然不是你们看的hhh

*不管是哪个我都想压着他们狠狠干一发。

*脑洞出现了说写就写!hhhh半个小时产物,有看不懂的吗

*现实向


——


他在心底又默念了几次台词,随后把台本合上,活动活动筋骨就起身去排练。

“还有什么能传播?”他把白洛因往床上一推,整个人压上他身子,对着脖子就乱咬一气。

身下人给疼得倒抽一口气,只觉着自个儿脖颈上的肉都快给咬下来,他伸手用力拍打对方背部:

“顾海!顾海!……黄景瑜!”

黄景瑜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他刚松了嘴许魏州就给一把推开,呲牙咧嘴地捂住伤口撑起身子。

“你干嘛呢真是,剧本里没让你这么咬我吧——”许魏州抽了张纸巾抹去脖颈上的口水,或大或小或轻或重的咬痕遍布他右侧颈子,“明儿个咋拍啊。”

他不语,把掌心覆上伤口,轻揉起来。

“嘶…你今晚怎么回事,状态这么差。”

每晚例行两人对一会第二天需要拍的戏份,吻戏床戏都虽然还是有些害臊,但练习起来好歹也能一丝不苟地进行到底,只是今晚黄景瑜不跟着剧本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我去给你找冰块。”他揉了一会儿,有些慌乱地跑出房间。



“因子。”他轻声喊了一句。

“因子?”他挪近了些。

“…许魏州?”他嘘声道,半晌,就着夜光见身边这个背对着自己的人仍是没有任何反应,才小心翼翼地把手从人胳肢窝里穿过去,搭在对方肚皮上。

睁开了双眼,许魏州把视线定格在面前墙壁。

“顾海,你是不是喜欢我。”默不出声的许魏州听着对方的动静,有些心情复杂地问道。


“…对。”

若是此时把耳朵贴到自个儿胸膛那块,这个家伙必定能明白些什么。

黄景瑜知道,因为他在对方出声的时候就慌乱起来。

自从他开始在戏外也有意无意的暧昧起来,美名其曰是为了更好入戏,但他知道,终有一天这个心思细腻的许魏州会有所察觉。

“顾海喜欢白洛因。”黄景瑜稳住呼吸,道。


客套话听了太多次,许魏州没打算再装傻下去。

“黄景瑜,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突然沉默下来,气氛陷入静谧之中。

许魏州等了一会,最终长长叹了口气,刚打算合了眼歇息,身后的家伙又出声。

“对。”他说,把搁在许魏州肚皮上的手收紧了些。

“黄景瑜爱许魏州。”

“可那又怎样呢。”

许魏州听出黄景瑜话语中的嘲讽。

“可那又怎样呢,许魏州。”

他似是又重复了一遍,低声沙哑着,几乎是听不着的程度。


黄景瑜把环住对方的手臂收紧,用像是要把对方嵌入身体的力气,意外的,这次许魏州什么话也没说,也不反抗,即便疼到身子发抖也任由黄景瑜用力抱住。

他最终还是松了手。


“黄景瑜。”

“嗯?”

“顾海可以喜欢白洛因,白洛因也可以喜欢顾海。”

许魏州说话气息还没调整过来,断断续续道。

“但黄景瑜和许魏州不行。”

“我知道。”


“黄景瑜。”许魏州听见自己这么说。“我喜欢你。”

“我也是。”

他们确定了对方的心思。



那又怎样呢。


顾海可以喜欢白洛因,白洛因也可以喜欢顾海。


——但黄景瑜不行,许魏州更不行。


——END——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一根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