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的男人们 =16=

*之前怕剧透就没说…智哥这个故事真的是很狗血,又!狗!又!血![你在说什么]

*注意!避雷!啊!

*虽然我就是想看这样的智哥!!!!!

*一想到他接下来要dygxfxudck我就受不了!!prpr

【第一次看的姑娘点击底部文名tag,希望是个不会让你失望的作品。】
 

——

他离远了些,看了看屋顶,绿宝石色在黑暗中不太真切,但他确定是这一家。

窗户没上锁。

少年扒着窗沿,费劲地把脚抬上去,然后一个用力就打算跳上去敲窗。

可能是还不太适应这个新身体,连走路都还生疏的他控制不好力道,就喜闻乐见地一声闷响掉进房间。

床上熟睡的女孩被惊醒,看着大开的窗户,又瞄到窗边那个黑黑的一团,刚打算叫,少年就爬起来,对着她作了个嘘声。

然后他从兜里掏了掏,拿出一条水蓝色的丝带。

“别怕。”大野智道。“是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就因为大野智拿出了这条她熟悉的丝带,女孩视线在丝带和大野智身上徘徊,意识到什么后猛地睁大双眼,向后挪了几下,嘟囔着什么。

女孩声音太小,听不真切的大野智往前又凑了几步,侧过脑袋打算让女孩再说一次,女孩却像是十分恐惧的朝他喊了一句:

“别…别靠近我……”大野智闻言有些不相信的望向女孩子,她漂亮的瞳孔里印满了大野智不曾见过的情绪。



“怪物!”

尖锐的声音。

这是大野智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不同。



直到女孩的家人听到声响闯进她房间,看到大野智后一个中年男人朝他背后狠狠打了一拳,脊椎猛地疼痛起来,那男人又朝他膝盖补了一脚,在大野智直挺挺跪下去的同时反剪他双手在背后,膝盖压着就把他按在地上。

胸中闷的要命,喉咙里也恶心的要命,背后更是火辣辣得疼。

他从头到尾没有还过一次手,只是把视线定在女孩脸上,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女孩在短时间内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为什么他们隔了一段时日,女孩就再也没了他向往的光辉。

她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大野智。

害怕大野智这个怪物。


大野智视线模糊起来,男人往他头上踩了一脚,脑袋接触到地板发出震人的响声,他闷哼一声,铸铁味从口腔里溢出。


-tbc-

评论(13)
热度(19)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