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的男人们 =15=

*吃得爽吗x

*文中“成人”的意思是,接近30或超过30,反正有成熟味儿的那种,就好比他们如今现实中的样子,但写中年太出戏了hhhhh

【第一次看的姑娘点击底部文名tag,希望是个不会让你失望的作品。】

——

“怎么不叫醒我?”大野智从卧室里出来就这么一句,樱井翔愣头愣脑地翘着头发叼着吐司转过头去看那个沉着脸的婴儿,不自觉的把口中食物咕噜一下咽下去。

“啊…?”


距离大野智跟兄弟们吵架已经过去三天了。

一直等在这个地方也已经三天了。

那个小女孩没有出现。

去找她吧。

大野智这么决定了,意外固执的他就凭着记忆往那个女孩上山时的路走去。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没走几步,光是石子就已经割破大野智稚嫩的掌心和膝盖,他轻嘶一声,不再动弹。


谁也没想到大野智时隔三天再次回家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长大。”

对于人类来说或许只是小孩子的玩笑话,但放在大野智身上可就不好笑了。

他们有五次成长的机会,在孕育膜里一次,只要自己努力,出生的时候就能越接近成人模样。

五人中最成功的莫过于一出生便已是少年模样的松本润,因为他跳过了许多时期,剩余的四次的成长机会可以让自己更加成熟亦或是更加接近人类,即便不成功,至少也能是成人的模样。

而头个出生的大野智,可能因为是懒惰一罪,在孕育膜里那么长时间,他一次也没有想着去生长,以至于出生的时候只不过是个婴儿的样子。

如果说在孕育膜里的那一次生长是自己努力便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时期,出生后的四次,基本来讲最好也就进入下一个时期,说不定还会失败。

孩童,少年,青年,成人。

也就是说,四次机会用完,大野智也有很大可能只能站在青年的边缘。

而且一直以来大野智从来没有想过要成长。

“是那个女人?”樱井翔略有嘲讽意味地问大野智,啪一声放下手中咖啡,砸在木制桌面上的,引得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你想成长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类?”

视线从樱井翔握着杯柄的手移到他脸部,对上樱井翔的视线。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像是凝固了,谁也不愿意先行开口,半晌,还是由大野智移开视线回到卧室的行为结束。


“十年的兄弟还比不上一个人类吗…哥。”樱井翔埋头低语着,一直没发言的二宫和也罕见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安慰一番。

“这或许不能怪他。…肯成长也是个不错的进展。”


-tbc-

评论
热度(14)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