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的男人们 =14=

[注意]

*本章绝大部分都是智哥与女孩*


【第一次看的姑娘点击底部文名tag,希望是个不会让你失望的作品。】


——


大野智上下打量这个小女孩,也就14岁左右,常见的棕发,眼睛倒是清澈的碧色。估计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衣服不是太好的用料,不过看起来做的人是用了心的,一件衣服上的补丁做得都那么好看。


眼前的小女孩不停的在问问题,唧唧喳喳地,比天天早上飞到他窗边喊叫的那种鸟,还烦。


大野智掉头往回走,小女孩连忙跑到他面前挡着,蹲下去问:“嘿,小婴儿,你家在哪里啊?我送你回去吧。”


大野智不言语,打算绕过她再往回爬,反正只要进到家周围的迷雾,这么个小孩子,就算不迷路也不敢进来。


刚走没几步,就感觉腋下一紧身体悬空,还没来得及挣扎,这个抱起他的小女孩就自个儿重心不稳后退几步,然后狠狠地倒在地上。


完了完了,不会要哭吧。


大野智这么想着,僵直了身体保持这个四脚朝天的姿势。


不一会儿他感受到自己背部被身下小女孩带着颤抖起来,大野智半是绝望地等着小女孩哭出来,不料传进耳朵的却是清脆悦耳的笑声。


大野智翻个身滚下去,小女孩手还保持着刚刚抱着自己的动作,腹部不停抖动,咯咯地笑着。


阳光打在她脸上,她眯着眼咧嘴笑,浓密纤长的睫毛上每根都晕染着一层浅色的亮光,从左边颧骨跨过鼻子山根延伸至右边颧骨的小雀斑,似乎也变得好看起来。


大野智有些走神。


他承认自己从未见过人类,但听兄弟的说法似乎跟他们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比起他们,人类似乎更容易多愁善感,也更加心计狡猾,心里阴暗的人也不在少数。


可眼前这个女孩子,却打破了他的认知。


大野智觉得这仿佛是个光源,耀眼而灼人,是他没办法去承担的热量。


她笑声渐小了些,侧过身,也不管背后头发粘着的树叶,拉起大野智的小手,笑嘻嘻地:“啊——小孩子怎么会说话嘛,感觉我好傻,你觉得呢?”


大野智下意识点了点头,没想到小女孩却像发现新大陆那样跳了起来。


“哇!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她蹦蹦跳跳,落叶都随着她动作被勾起落在大野智头上,大野智皱皱眉头,刚想把落叶拿掉小女孩就抢先一步,抓起他头上沾着的落叶塞进他手里。


“我们一块儿玩吧!”她这么说,用一种让自己特别不适应的活泼语气。


“你又比我先到——”小女孩提着裙子左拐右拐,来到目的地刚想喊一句胜利,结果又发现那个先她一步的婴儿。


大野智打了个哈欠,跟这个女孩子已经相处五天了,她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一个婴儿为什么能听懂她的话,为什么能一个人跑到深山里头去跟她见面,或许正是这种不随意探索别人隐私的性格,才会让大野智每天都肯用自己稚嫩的皮肤接触石土,来到这个地方,然后一相处就是一整个下午。


“今天你怎么老是打哈欠,”小女孩把编好的花环戴到大野智头上,看来看去,有些疑惑地蹙眉。“难道你没睡觉吗?”


大野智点了点头,她嘴巴成圆形跟着点了点脑袋,“哪有人不睡觉的,你原来也会开玩笑啊。”像是想到什么,小女孩抓起大野智脑袋上那稀疏得可怜的头发,松下绑着自己马尾的水蓝色丝带,在他脑袋上打了个蝴蝶结。“——好可爱!”


柔软的发丝甩过大野智眼前,带着一股清香的肥皂味道,她捋了把头发把它顺到一边,大野智一愣一愣的让视线跟着她的手走,丝毫没注意到对方后来的动作。


“那我走了。”她用力朝大野智挥了挥手,小小的脸蛋上还有着红扑扑的晕,大野智也摆几下手,她就抓着红色斜挎小包的带子转了个圈,在黄昏的晕染下摆着她蓬松的裙子下摆向山下跑去。


大野智爬回了家。


樱井翔紧紧盯着地板上那个戴着花环顶着大大蝴蝶结,腰上系着明显手工制作小裙子的婴儿,不可思议地后退几步抵住墙壁。


“没想到你喜欢这种打扮……”


大野智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终于明白了对方所说的意思。


五天没睡的他,缓缓打了个哈欠。


再次醒来的时候又是一个月后,兄弟们正常地跟他打了招呼。


同样的时间他出门,确实等到傍晚也不见那个女孩出现,他有些呆愣,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天还好好的,今天就没了人影。


踩踏落叶的声音响起,大野智转头,熟悉的身影逐渐靠近,女孩把揉着眼睛的手拿开,看到大野智的一瞬间眯起哭得红肿的眼睛,又笑嘻嘻地凑近了。


“你怎么这一个月都不来呢?”她还带着哭音,大野智注意到她说的一个月,却没心思去深思,伸出了手去触碰她的眼睛。


“啊…你说这个啊……”女孩有些不满地撇嘴,她把脸撑在手上,脸颊上的肉给她挤成一团,眼睛给挤压得只能半睁。“我跟mom吵架了,她居然丢掉了我喜欢的皮鞋……!”


小女孩叽叽喳喳,大野智侧头听着,抱怨完了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指向山下小村庄的位置。


“你看到了吗,那个颜色像是绿宝石的屋顶,就是我家。”她自豪地说。“嘿嘿——那个烟囱是我涂的,很漂亮吧。”


大野智不可置否地点了点脑袋,小女孩又问:“说起来你家在哪啊,我从来都不知道诶。”


大野智沉默许久,最后还是犹豫地指了指深山处迷雾围绕的方向。


“你住在山里啊!怪不得你家人都敢让你一个婴儿出门。”


婴儿时期的大野智,睡眠时间很长,他可以连续不睡3至5天,但是接下去的睡眠就需要整整一个月,有时候甚至需要更多。


正是因为这样,松本润掰着指头数了数日期,才会担心起来。


“十天了…他不睡真的好吗。”


樱井翔同样也捏了捏眉见,烦恼地摇头。“他不愿意。”


“为什么?”


“…他可能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吃着冰沙的二宫和也猛地咳嗽几声,瞪大了眼睛转头望向两人。


“…你偷听技术真”松本润话还没说完,走廊就传来一声闷响,走过去一看,大野智倒在地上,呼吸均匀地睡了过去。


抱起眼下一层厚厚黑眼圈的大野智,松本润伸手抚平他皱着的眉头,轻手轻脚把他抱回房间。


“睡着了?”


“嗯。”


-tbc-


评论
热度(11)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