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水仙】镜像(吉本荒野x樱井翔)

*写出来了…我,原本打算昨天晚上写完的拖到今天,感觉有点偏离原本的脑洞,但是反而更喜欢这种

*吉本荒野应该可以打这个角色的tag?

[注意]

*披着吉本荒野名字的家伙,并不是剧中的性格。

*不能说是真•吉本荒野

*不,我也不知道这个该怎么定位

*怕有人雷总之先避雷。

——

樱井翔新买了一面等身镜。

贴在自己床尾那块白墙上头,正对着床。

为什么买呢?

今早起床刚打算去刷个牙然后好好度过难得的一日假期,这么想着樱井翔挠了挠后腰踏着拖鞋去厕所,一边感叹着新的一年已经快过去十二分之一一边挤了牙膏刷几下,间隙他注意到卧室里正对着床的白墙。

要不去买个镜子吧。

前几天刚把电视搬到客厅去的樱井翔看着空无一物的墙壁如是想。

说实话,在房间里装个等身镜确实很方便,至少不用每每搭配完衣服再跑到玄关去检查。


这天晚上。

樱井翔刚脱了鞋子打算泡个澡睡觉,刚洗漱完打开水龙头,不知哪儿传来“嘣”一声,灯光就消失殆尽。

“…不是吧。”在几次跑去打了打总开关,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樱井翔叹了口气,打开手电筒摸索着草草冲个了澡,浴袍松垮挂在他身上,进了房间。

他脱下拖鞋,期间余光瞄到床尾的镜子,月光从窗户射入打在这面黑漆的镜子上,在这么黑暗的情况下根本反射不出什么东西。

樱井翔收回视线上床,窝到一半像是意识到什么愣在原地。

反射不到东西?

樱井翔猛的把头转过去,看着床头僵着身子慢慢爬出被窝,直到背后贴上墙壁才咽了口唾液把视线移回去。

或许刚刚只是匆匆一瞥,这时候仔细去看,反而没那么害怕,镜子像是把光线都吸收进去,樱井翔又凑近了些,才发现镜子里头像是电视一般映出了个陌生的房间。

空旷昏暗,看样子也是半夜,要不是樱井翔知道这面镜子没碎,说不定他还真以为这面墙给别人打通了。

房间的样子摆设实在是奇怪,暗灰色的墙,家具除了墙角那个木制衣柜外,就是摆放在正中央的床,樱井翔先前注意到窗户的位子,在墙壁偏上接近天花板,从窗外射进的月光打在那个坐在床边侧身对着自己的男人身上。

樱井翔对这个打扮模样熟悉的男人有些疑惑,他又挪近了几步,男人像是注意到视线,缓缓转过脑袋,樱井翔不可置信地微张嘴唇,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吉本……荒野?”

男人愣了愣,随即露出了自己熟悉的笑容道:“对,我是吉本荒野。你呢?”

“…你不惊讶吗?”樱井翔问。

“惊讶?”

樱井翔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吉本荒野。“长相。”

吉本荒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脑袋:“那么,你是我吗。”

“…是,也不是。”樱井翔思考了会,还是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样啊。”吉本荒野抬起头望向窗子,这么说。“我很早开始就觉得怪怪的。”

樱井翔觉得这和他认识的吉本荒野有些不大一样,先不论其他,至少不可能用这种语气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怪?”

“一旦我想要改变当天的行程,我就得重新开始那天的生活。”吉本荒野说。“是不是觉得我为什么知道?”

看到樱井翔点了点头,吉本荒野笑起来,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说:“因为接下去我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他顿了顿。“都有一种莫名熟悉感。”

樱井翔不语,吉本荒野突然起身走到镜子跟前,他抚摸上去,从指头到指节再到掌心,仿佛有些心不在焉。

“你知道吗,一直以来这面镜子都无法反射任何东西。”



或许是好奇心使然,也可能是这个对象老是能聊到一块去,樱井翔结束通告回到家之后会经常跟他说说话聊聊天,若是他起的早,偶尔还能看到换衣服的吉本荒野。

说实话,虽是同一个人,到两个人的肉体还真的区别挺大。

…13年的自己啊。

樱井翔感叹着,把手探进衣服里捏了把肚子上的软肉。

一般来讲白天吉本荒野都不在,估计是去进行他自己该做的计划,晚上结束行程后会待在房间里与他聊天。

其实在这个房间里的吉本荒野完全不像那个吉本荒野,他多多少少有那个让自己熟悉的角色的性格,但在自己面前,似乎极少表露。

曾经一次有幸看到回家时候的吉本荒野,踏着奇怪的步子姿势奇特地进门,关上门的一瞬间脸上笑容就小了下来,动作也停在原地,盯着地面许久,再次抬起脸来竟是抿着嘴的严肃神情。

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

樱井翔也曾经想过,镜子里头到底是不是他所饰演的吉本荒野的世界,毕竟疑点太多太多,说到底,为什么他所饰演的角色,有了生命,会存在于布景之外的世界,有自己的思想。



这几天的樱井翔非常累。

要说为什么,其实也不算异常,过多的工作挤在一个期间这种事一年总是有那么几次。只是前段时间似乎有些着凉,没及时处理,导致这几天情况越发糟糕。

“你还好?”吉本荒野蹙起眉,问。

樱井翔摆了摆手,一边吸鼻子一边宽下领带,刚想说没事脑子就有些糊涂起来,走路摇摇晃晃的,左脚绊到右脚,跌在地上。

吉本荒野罕见地有些慌张,他快步上前观察樱井翔,用力拍了拍镜子,喊着对方的名字试图让他意识清醒些。

樱井翔脸色很红,整个人蜷在地上,呼吸急促,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现象 。

吉本荒野见状突然安静下来,他看了一会似乎昏过去的樱井翔,然后回到床上坐下去,看着窗户外的夜空。

安静持续了将近40分钟,期间只有镜子另头传来的呼吸声和偶尔的咳嗽,吉本荒野弯下身子,用手掌把耳朵捂住,紧闭双眼一副打算无视到底的架势。



还是忍不住喊了句该死,吉本荒野冲到镜子前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匕首,紧了紧手用力刺上去,镜子轻易给打开一条口子。

吉本荒野吃力的把樱井翔抱到床上,轻车熟路找到医药箱,捞出退烧药迟疑了会,还是给他合着水吞下去。

等到樱井翔醒来的时候大约已经是凌晨了,他有些迷糊地打算去拿床头水杯,手几次来回却够不着,拿着毛巾进门的吉本荒野见状快步上前递给他,樱井翔下意识说了声谢谢,在看到对方面容后惊讶地张开了嘴。

“你……”

吉本荒野打断樱井翔沙哑的话语,急促的加快语速道:

“没时间了。樱井翔。”

樱井翔还头疼得不行,他皱眉伸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吉本荒野也不理继续道:

“你听我说,若是你再醒来的时候,千万别再去买——”

还没接过的水杯落在被子上,水洒出来打湿一大块,樱井翔看着面前的空气,还没理解对方先前的话,下意识挣扎着想要起来。

眼皮子突然很重,樱井翔感觉自己像是被迫卸下力气再次倒回枕头,陷入沉睡。



早上。

樱井翔伸个懒腰,看了看今天这个假期的安排,又望向窗外,感叹着都快二月了这天气还是这么冷。

这么想着用力搓搓手臂起身打算去厕所洗漱,走过床边注意到什么又往回望了眼。

去买个镜子吧。樱井翔这么想道。



“吉本……荒野?”

镜子里头的人明显愣了愣,好一会才扯开笑容道。

“对,我是吉本荒野。”

他走上前,说着拿起挂在镜子边,从镜子对面看不到的视野死角墙上的红色蜡笔,在一块红色痕迹下面画了个歪歪扭扭的横线,完成了第七个正字。



又遇见你了啊,我。


——END——

评论(25)
热度(62)
  1. (`・3・´)🌸千叶豆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櫻井翔水仙收集處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