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的男人们 =12=

*Sho篇结束啦啦啦啦啦[。]


*还想再写一点5555555[棒读]


↑把棒读写成捧读不小心暴露了我是个没文化人的事实


*有关于智哥年龄那块,这个设定一开始就有的,只是感觉好像没说过,那就↓

【补充设定】

每个罪在孕育膜⑴里头会自我进行生长,也就是说并不是一出生就是婴儿的样子,如果自己越努力出生时候的样子就越年长,但是长到一定程度就会停止发育,俗话称不会变老。

出生的形态,例如:婴儿→孩童→少年→成人

[我估计就这几种了吧哈哈哈哈哈]

⑴孕育膜是什么详见设定②


【第一次看的姑娘点击底部文名tag,希望是个不会让你失望的作品。】


——

   

敲了敲门,里头安静许久传来一声微不可见的“请进”,真正听到声音时却松开握着门把的手,松本润还是没有那个勇气,他转身打算走开,却被叫住了脚步。

“润。”

松本润还是进入了房间。

雪白的大床上只有中间鼓起一块,待自己走近坐到床边,对方刚掀开被子一角,松本润就猛地给他压回去。

“别出来。”松本润手压在上头,背朝床,眼睛看着墙壁道。“就这样。”

被子里头没了动静,他吸口气,直到感觉自己心跳不再那么急速,才开口缓缓把昨晚的事情道出。

“我有一个很尊敬的人……”

大野智窝在被子里合上眼睛,听着松本润还带着点糯软味儿的声音。
 
 
 “你说的他是谁?”

“一个友人。”松本润略微紧张的咽了唾液。

“翔他啊…”大野智不为所动的叹了口气,松本润听着对方的称呼慌乱起来,话还没出口大野智就打断他。“你真是不擅长说谎。”

于是松本润就不说话了。

“翔他一向如此。”

松本润掀开对方被子,大野智显然是没想到,还冻得整个人颤了一下,又把自己缩成一团。

“你…知道翔哥他食人的事情?”

“他第一次吃人就是在我面前。”大野智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发出含糊的笑声。

“其他人也…”

“只有我知道。”大野智以为他在担心这件事,解释道。“不…现在你也知道了吧。”

若是此时大野智张开眼看看眼前这个弟弟,或许会发现他有些异常的状态。

松本润觉得自己的纠结紧张全都是无用功,他要商谈的对象什么都知道,不知道什么东西使然,可能是自己以为没人知晓的秘密突然变得不是秘密了吧,他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其实不过是小孩子的郁闷罢了。
 
 
 “你知道为什么如今他吃不下普通食物吗。”

“胃不适应?”

“那,为什么胃会不适应呢。”

“…不知道”

大野智挥挥手,松本润拉起他把枕头垫在他身后,大野智用被子裹住自己,“要不要进来?”

松本润刚想拒绝,就被冻得打了个颤,大野智眼睛仍旧半阖不阖地看着自己,只好尴尬的钻进被窝。

……怎么被窝里头更冷。

“你知道暴食一出生会有一次觅食吗?”

“知道,大规模的。”松本润顿了顿。“吃的…是他母亲?”

“这都跟你说了?”挑眉,心想这方面都知道接下去他就更好解释了。“就是因为我看过他进食,所以后来发现他吃不下食物还吐的时候,我气死了。”

大野智像是回忆起什么,笑出了声。“那时候我也想过,是不是人他就吃得下去,当时我还特地挑了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

“说起来,那是我第一次杀人。”

松本润听着,点了点头。

“我可害怕了。”

“你也有怕的东西?”

“就算是人类年龄,我也才6岁。”

松本润顺着对方的话回想了下,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走路都走不稳的婴儿揣着刀子从背后靠近某小女孩的画面。

“啊…——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居然还是不吃。”

闻言,松本润眉头一皱,转头望向大野智:“可他之前那段时间都在吃。”

“毕竟他都长大了,学会吃了吧。”

……什么鬼理由。松本润如是想。

“你知道动物出生时,会把第一个看见的生物认妈吗?”

“知道。”

“我估计翔也是这样,可能是他妈太好吃了。”大野智一本正经道。“说起来,你给他做的都是些什么吃的?”

松本润还没来得及吐槽大野智的形容,就被突然一下转变的话题问得愣在那儿,半天才理解对方意思,细细回忆感觉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东西,于是他接连报个几个菜名,大野智就做手势让他暂停。

“全是菜??”

“刚开始怎么吃肉啊那么油腻,肯定要从清淡些的开始啊。”松本润嫌弃了自家哥哥的笨脑子,看对方没有反驳更是觉着被自己有理有据的话说服了,殊不知大野智看着自己这自恃骄傲的模样都懒得开口。

“从明天开始给他做肉吃吧。”大野智末了还补上一句,“听我说的做。”

硬是把松本润的反驳压了下去。

…这个人认真起来太可怕了。

“松阪牛。 ”

“哦。”松本润打个哈欠,闻言下意识应一声,脑袋点了点几个呼吸后睡意完全吞噬他的意识,大野智见状给自家弟弟掖掖被子,随后整个人又钻进被窝蜷缩成一团。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松本润眯着眼钻出被窝,一边习惯性从左手边下床一边腾出手拿书桌上眼镜,往上摸了许多都没摸到桌面,略微不耐烦地前倾探脑袋——

于是整个家中都能听到大野智房间传来的猛一下的撞墙声。

捂着脑袋的松本润栽倒在床上,呲牙咧嘴地抽气,脑子里模模糊糊回忆着昨夜的话,“松阪牛?????? ”

松本润的脑袋更疼了。
 
 
 
 樱井翔看着自己面前这盘色泽好看的厚重肉块,不解地抬头望向那个脑袋鼓起大包的男人。

“这什么?”

“吃的。”

“还是生的…”

“让你吃就吃。”

眼前男人脸都黑了一半,可能是伤口问题,语气强硬地吐出这句话,樱井翔吞咽唾液,心中斗争半天还是迟缓地拿起刀叉。
 
 
 “怎么样?”

“还……行。”樱井翔挑眉,虽味道普通但却不会引得他反胃,想到是对方特地找给他的,心中淌出一股子暖流,刚想跟对方表达自己的喜悦,却见松本润袖子一甩,转身离开客厅。
 
 
 
 #特意给哥哥买了松阪牛他居然跟我说还行???????#

1#

     心疼楼主……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钱人的生活我不懂


  

——故事②:Sho篇 END——

评论(23)
热度(28)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