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的男人们 [番外-OS出生篇]

*顺便把Sho出生的番外放出来了


*当时写的时候就是山组两人一起,出生时间十分相近差一点Sho就是老大了x


*如果有眼熟这篇的妹子,请跟我一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醒目]

*本篇含有食用情节,带有锈铁味的那种*


【第一次看的gn点击下方文名tag,如果是个不会让你失望的作品就好了。】



——怠惰&暴食x妒忌——

 

他小小的手不停地向外顶撞,只是弹性极好的膜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开口,他在逐渐凝固的液体里焦躁不安,最终粗暴地撕开孕育膜。

 

大气压一下子冲进其中,膜里的水被挤压出去,他小小的身子也顺水滑出去,随着一声闷响砸在大理石地板上。

 

“喂,怠惰,这家伙比你还懒啊——在孕育膜里待了这么久还一点都不肯成长。”偌大的厅堂中响起一道还满怀嘲讽意味的声音,他似乎完全没有因为掉落在地而感到疼痛,依然安静地缩在冰冷的地砖上。

 

“这家伙都出生了还叫我怠惰?傲慢,你该记住我们的新名字了。”每个字都被拖长了那么一个调调,另个男声不慢不急地反驳。

 

“没必要,反正出了门就分道扬镳。”

 

“既然第一个都出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尖细的女音有些不耐烦,她高跟鞋踩踏在地发出让人不舒服的响声。“接下去我们的寿命可就跟人类一样短暂了啊。”

 

“是啊,反正他们在膜里又不是听不到我们说话,没必要再重复一次。”

 

几道声音先后响起附和,然后就是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暴…,Nieve,我出去等你。”留下的一对男女相拥许久,最后男人附身亲吻了女人额头,眼中痛苦不减。

 

“等不到我就走吧。”

 

“…嗯。”

 

 

女人撑着后腰坐下,柔软的枕头垫在她背后使她异常大小的肚子更为引人注目,她轻微颤抖着把手覆在上头来回抚摸。

 

她的孩子没有像其他的罪那样十天后从肚子里产出,而是跟孕育膜一起在她肚子里成长。

 

所以她现在恐惧的很。

 

用自己尖锐的爪子撕破孕育膜,然后以当时的形态破茧而出。

 

他们也是这么出生的,所以她很清楚如果这个孩子还不从她肚子里跟着孕育膜产出,她的结局是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试着平复自己不稳的呼吸。

 

 

“啊——!”

 

女子尖锐的叫声划破天空,惊起鸟儿群飞,屋外的男人终于忍不住捂着面庞颤抖肩膀跌坐在地,呜咽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喉咙里传出。

 

 

搅拌内脏的声音还在持续,缩在地上的婴儿终于半睁开他还沾着羊水的眼睛,视线模糊了一阵,最后逐渐清晰的是那个浑身是血的孩童身影,他身下是一具被他囫囵吞枣到只余下脑袋的女人,然后他细长的指甲戳入女人眼睛,一把塞入口中才肯罢休。

 

吃饱喝足之后他转身,露出他已经微微凸起的肚子和他那仿佛闪烁着光芒的眼睛。

 

这个血孩子上下打量会婴儿,咽了咽唾液又凑近了些,对上婴儿那双半睁不睁似乎没有焦距的眼睛,突然安静下来,褪去了强烈的食欲。

 

“脏。”

 

婴儿含糊不清的说道,面前的血孩子慢慢起身,步伐僵硬不稳地向他走去,生疏地抱起这个体温偏低的婴儿,一步一步踏着血印子向里屋走去。

 

“我,是暴食。”


远远传来小孩子特有的糯音,听着就让人忍不住心软。


虽然他身后的场面十分血腥。


-tbc-

评论(5)
热度(31)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