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终总结

之前看到酱 @◈天台自閉中◈ 写的总结,发现写手也能做年终总结的我激动地【【

已经拿到授权了!(虽然酱说没关系但还是说一下✿

↓基本格式是这样↓

——————————

◀月份▶

文名(含超链接)

摘取文中一段内容内容

【自我吐槽】

——————————




◀ 一月 ▶

只有一个风格看起来特别别扭的对戏…还是不放了就当一月屁都没有吧




◀ 二月 ▶

【盗墓笔记】黑瞎子-入行 

      晚上守夜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另个伙子说话,聊着聊着就谈到入行的原因,那伙子挺傻气的说想养活自个儿心爱的姑娘,黑瞎子突然就觉得好笑.

      也不知道是笑谁,那伙子侧头正准备说话就瞅见黑瞎子嘴角上扬的笑容,轰的一下就有了这汉子生的可真好看啊的想法,月光下他那副黑眼镜有些透光,隐约可见里头的招子眯成了月牙,不可否认,黑瞎子侧脸是特耐看的,由额头到鼻梁再到下巴,反正可俊了一人.

      后来伙子跟黑瞎子说的时候,黑瞎子倒是愣了愣,开口道:“你这有点形容大姑娘的意思啊.”

      他薄唇微抿,勾了嘴角轻笑着,但眼镜后边却还是清明的.

【像是自戏一般的东西吧…也不知怎么的就写了这段东西】




◀三月▶

【练笔】一方死亡三十题.(盗墓向)

②未寄出的信
   #吴一穷,吴三省#
      大致自己还是习惯以前那年代的做法,比起如今的手机,还是端了钢笔写信踏实些.
      千遍一律.
      这几个字可以说是写了千八百遍不止,一勾一撇一捺都熟悉到骨子里头.
待墨干后折起放入牛皮信封封口,亲自来到那又开始布灰尘的屋子前投入信箱,信封放入的有些困难,相同外貌的信件塞满了空间,站于铁门外抬头望望,对着屋子也还是触景伤情,干脆拂袖而去.

      「三省,回家吃年夜饭.」

【一个只写了三个的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下去就是一个不小心吃了山风cp向结果掉进同人文大坑的青



◀四月▶

【竹马二相】当时都还太年轻(未发布)

       相叶雅纪低低地笑了声,二宫和也停下手中动作,气息不稳地盯着他。

      “你笑什么?”

      “笑你自不量力。”他说。

       二宫和也觉得当时的自己情感丰富到可以去做演员了,先是收到恋人分手短信后的错愕,找到对方后不安的自我调乐,到怒火爆发做出过激行为,最后因为对方一句话就鼻头一酸说不出话。

【还没摸清楚人物性格时候写的,估计有点ooc,幸好没发哈哈哈哈 】




◀五月▶

【屁都没有】


◀六月▶

【还是屁都没有】




◀七月▶

【花黑黑花】欺负无辜路人系列

    “怎么,不听话?那我们继续打?”

       于是他一个激灵,扯开了嗓子喊叫。

听着越来越近的皮鞋踩地的清脆响声,黑瞎子松了扯着领子的手,那男孩便包都不要跑开了这地方。

       来人把玩着自己手中的翻盖手机,刚瞅见黑瞎子就玩味儿的勾起唇笑起来。

      “这小孩也太可怜了。”

       黑瞎子微微张开了嘴,舌头还带着点唾液,粘糊糊的也不打算管,嘴角边血渍一下就给他勾进嘴里头去。

      “你可没那个资格说我。”

【写过的最后一篇盗墓哈哈哈哈哈哈哈】




◀八月▶

【润翔JS】爱情救不了我们。→ 01 02

       松本润似乎在换衣服,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声,樱井翔侧头轻瞧,那人背对自己双手抬手仰头,白T从头上扯出,随着手臂动作,他背部蜿蜒的骨骼线条越发清晰,低腰裤松垮的挂在下腰,股缝若隐若现。

       肢体越过大脑先一步动作,手掌覆上后腰,修长手指顺着脊椎骨下滑至牛仔裤边缘——

       肯定是着魔了。回过神的樱井翔这么想,处境尴尬得不知该不该收回手,他僵在那里,松本润也静静的保持着动作。

       樱井翔抬头看向镜子,毫无意外的撞上松本润的视线。

       他微微眯起眼,转身扣住樱井翔的手腕,轻轻一带就向樱井翔倾斜,顺势扣住人后脑勺弯腰湊过去,近到对方吐出的气息都十分明显地打在自己脸上。

      “为什么?”松本润声音似乎有些许沙哑,他在樱井翔指腹触碰自己背部的时候就感受到这个男人强烈的欲望。

      樱井神色复杂的对上松本润的视线,随即视线下移,双手再次覆上腰间。

       这个人的体温,一向比我的要高。

       ——足以灼伤人的热度。樱井翔的脑内突然得出这个结论。

【第一次尝试长篇的自己,还不懂得大纲为何物…结果坑了】


迷妹视角 让你跟nino lovelove♥[并没有]

       那是你多么熟悉一张面孔。

       你身处的街道,你生活的卧室,以及正躺在你裙子口袋里的手机中,他似乎随处可见。

       此刻他被某一块的骚动所吸引,他侧过头,正午的阳光散落在他深色的发间,窗外的光线堪堪擦过他侧脸,光晕将他罩上一层模糊的保护色。

       心跳仿佛都停止了一般,空气再进不到你的鼻间。

       二宫和也。

       你在心底不断复述这个名字。

【一篇给黄担基友不过失败了的文(其实是根据我的梦…写出来的】




◀九月▶

【润翔】关键词脑洞-共有的物品

       樱井翔或许是喜欢秋天的。

       他的目光会在经过满是秋红的大树时追随着,会弯腰捡起地上那片最好看的或红或黄的落叶放进口袋用指腹摩挲,会在凉风拂过时微微眯起眼享受,会在户外抚摸树身然后凑近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

       松本润依稀记得很久以前的一段时间,他也喜欢秋天,主要是为了捡树叶做标本送给前段时间自言自语说秋天真美的樱井翔。

       此时的樱井翔正坐在他后边,经纪人在分别接了他俩之后打算去接下一位成员,松本润手支住下巴,车窗反映出他后座樱井翔的身姿,车子偶尔的颠簸使他还没做造型的头发一下一下的打在脸庞,他似乎在看什么书,窗外阳光打在轻颤的纤长睫毛上,又在他身边散开一道光晕。

       经纪人似乎问了什么,樱井翔抬头应到,同时拿起放在边上有些老旧发黄的枫叶标本夹进书本。

       塑料的反光照进松本润的眼中,使得他注意到那粘合方式粗糙的,跟当初自己送给他的有九分相似的标本。


【润翔/翔润】记忆操作(脑洞 | 短)

       “今天要录节目哦?”相叶雅纪有些试探性的开口,他头也不抬应了声,似是不太理解相叶雅纪这明知故问的话语。

       “这么打扮…不太好吧。”

       他终于抬起头,隔着没什么弧度的纤长睫毛用一种看异物般的眼神瞅向相叶雅纪。“我一直这么打扮的吧?”

       大力地将台本按在木桌上,二宫和也起身,椅子在地板上移过发出刺耳响声,一把扯下他戴着的绅士帽,蓬松略微不自然的卷发露在众人面前,二宫和也抓着他手腕扯着到化妆桌前,扣住下巴强迫这个高自己几厘米的男人正面朝向镜子。

       “你到底还要这样自欺欺人多久——樱井翔!”二宫和也一字一句的强调,到最后仿佛咬牙切齿一般低声吼出他的名字。

       镜中的男人无法掩饰自己尾部上挑的眉形,标准的章鱼嘴型被他揉的有些红肿发厚,不自然的卷发搭在他头上,被帽檐压住的部分已经承受不住而变回柔顺的直发,一直以来算是引以为傲的溜肩被海绵叠加的如同常人一般。

       “润不在了啊……”


【竹马】时光只负责流动,不负责陪你长大。

       他与二宫和也不同,他们长大的环境不同,即便有半年的差距,二宫和也仍然是个比他更为坚韧的人。

       所以在相叶雅纪自己隐约察觉自己心思的时候,他没有选择大胆面对。

       十几岁的少年,已经了解这被世间所抗拒的东西。

       “笨蛋,你在干嘛啊,都溅到我这边来了。”二宫和也曲起手肘撞了下他右手边的相叶雅纪,从桌上拿起热毛巾擦拭自己袖口的酱油渍。

       相叶雅纪回过神来就看到被自己搅得一塌糊涂的拉面以及边上有些气急败坏的二宫和也。

       他没有像以往那样一边道歉说洗不掉就买一件给你一边帮着二宫和也擦拭,他手还轻握住一次性筷子,侧头看着这个已经而立之年的男人,从以前开始就爱财小气,请的最贵的东西就是现下他吃的拉面,一生气就尖嗓,打他弹额头又疼,而如今有着‘永远17岁’的他眼角也开始浮现条条细纹,皮肤也不如以前那么好,他眼下的黑眼圈似乎自从27、8开始就再也没淡化多少,微微猫背的毛病也没改,行事也越发中年化,其中还透着股老头味。

       你看这个人,就是这种家伙,相叶雅纪喜欢了他十八年。





◀十月▶【一大波文……】

【2Y】 ๑人鱼๑ =1=

       他从水中跃出,背脊弯成月牙儿弯的曲线,火焰般的尾巴带了一串水珠撒向空中,闪闪发光的鱼鳞搭在鱼尾上随着尾鳍拍打石面还在晃动,落下的水珠又顺着他身躯滑落晕染身下岩石。

       月光照着他的侧脸,光线下变得透明的脸颊隐约映出一些鳞片的影子。似是不适应的原因,纤长浓密的睫毛时不时随着眨眼的动作打在下眼。

       然而就算再美,也无法阻挡原本就打算出来释放的二宫和也此时尿湿裤子的冲动。

       于是他半掩在黑发下细长的尖耳动了动,上边像是耳环的东西互相碰撞发出清脆响声,最后他缓缓斜侧过头。

       是一双仿佛能摄人魂魄的无底洞。

       那不是人类的眼睛。纯黑的眼球中甚至没有眼珠的痕迹,他毫无焦距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二宫和也。说实话,看起来是挺渗人。

       完全打破了二宫和也对人鱼的认识。

       只要是读过小美人鱼的人都觉得人鱼应该是洁白无瑕的化身,她们该拥有美丽的海一般的眼睛,不是吗?

       他眼珠子转动上下打量这个人类男子,在看到对方湿润的裤子之后自喉咙里发出类似于笑声的咕噜响声,随即跃进海里消失在水浪中。

       二宫和也长呼一口气,试着动了动身体,不禁感叹找回自己肢体支配权的感觉真棒。

       被那双眼盯着的恐惧感可不是盖的啊。

【又是一个被我坑了的…长篇,其实我好想写x】


【润翔】——花粉症——٩吐花症梗۶

       松本润单曲腿跪上柔软的白床单,手指穿过樱井翔散塌的发丝缓缓抬起对方脑袋,他尚未平复的喘息还急促短暂地打在松本润手腕内侧。然后他睫毛微颤半开眼帘,无法对焦的视线根本看不清眼前人的样子,即便如此也知道对方是谁。

       随后他手覆盖自己脸颊上略微粗糙的手背,指头勾住对方手指。

       “你长得很像我的梦…。”

       他这么说道,咧开嘴角笑得像个小孩子。

       松本润张了张嘴,却发现他喉咙干涩得根本发不出声音,他用力咳嗽几下,开口道。

       “翔君,我——”

       松本润只觉得扶着对方的手突然重了起来。

       “——喜欢你。”

       他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容,他脸颊还是灼人的温度,他的发丝依旧柔软。

       翔君,我喜欢你。

【意外的挺多gn喜欢的一篇文,不过一开始好像打算写其他梗的233】


【竹马】只是想听你说说(糖)

       “你看起来超困的,要睡觉就跟我说嘛。”他起身,猛的动作使得椅子摩擦地板发出有些刺耳的响声,他缩了缩脖子然后动作小心起来。“那我差不多回去了?”

       “等等,”二宫和也含糊不清的说道,于是他疑惑地弯下身子凑近。

       “继续说…”

       “不行啊,那样会吵着你睡觉的。”

       “…只…说……”

       “嗯?”

       “想听…你的声音…”

       相叶雅纪看着进入睡眠的二宫和也,歪歪脑袋从一旁取过自己的风衣,小心翼翼的盖到那个人身上,然后又伸手摸了摸那家伙柔软的发丝。

       “这可不像你啊,nino。”

 

       “你倒是,再早两天说啊…”

       还不习惯戒指触感的指间有些发痒,相叶雅纪下意识的去挠,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黄昏的阳光下一样耀眼,使得自己不禁苦笑起来。


【2Y】关于上下的争论(舞架家设定)

       “你觉得我们有可能不?”四郎往栏杆上磕了磕烟灰,眯起眼望向远方。“顺便说一句,我习惯在上面。”

       “哦,那我们没可能。”二郎速答地让人有些不爽,四郎侧过头,直勾勾看着惬意的二哥。

然后又是一个扫腿。

       “……舞架四郎,你他妈能不能别老看准我膝盖窝踹。”

       “哦,那试试吗?”

       “乐意奉陪。”

       于是理所应当的,在这夜黑风高的晚上,舞架二郎跟舞架四郎,不伦了。

       当然,当老么得知自己的脑内小剧场居然得以实现时那在舞架家一时掀起潮流的表情也是以后的事了。


【润雅】致喜欢我的你。→ 正文 番外

       刚年满20的舞架五郎此时正盘腿坐在床上,他手搁在脚踝处,歪头轻靠墙壁合上眼睛,全神贯注的听着隔壁传来的动静。 

       这个房间与隔壁原本是家里最大的一间卧室,后来才从中间砌了一面墙分做两间用,为了不影响房间大小变化太大,他们之间的墙壁也是最薄的。 

       换句话说,就是隔音最差的意思。 

       然而他的三哥似乎从没发现这个事情。 

       ……所以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靠着墙壁打飞机啊。 

       五郎手抚上墙壁来回摩挲,他知道那个人现在正背靠在这里,他耳边还能听到那个人闷沉断续的呻吟。 

       让人口舌干燥的程度。

       舞架五郎很清楚自己的感情。

       他知道自己喜欢舞架三郎,喜欢到甚至连那该死的春梦里都有他的影子。


【二相】互劫。→ 01 02

       那时候正午的太阳灼人得很。棒球练习赛也自然而然的延迟到下次。

       压低帽檐小跑回家,踢掉运动鞋喘着气光脚踏进客厅,打开冰箱一口气就灌下半瓶可乐。

       舒了口气的二宫和也才注意客厅传来电视节目嘈杂的声响,一边蹙眉嘀咕谁出门不关电视一边走近茶几准备拿起遥控器,余光就看到沙发上那尽可能把身子蜷成一团地相叶雅纪。

       他侧身背对沙发靠背,衣摆上撩露出下腹,微有雏形的腹肌若隐若现,本就不是容易吃胖的体质,一弯起背脊椎骨的形状就明显起来,俗气的大裤衩还松垮的挂在胯骨,过长的棕发散乱地搭在脸颊,随着呼吸胸膛还在小幅度地起伏。

       二宫和也突然想起他们刚见面约莫一个月后,那个被他发现会半夜起来跑到客厅靠在沙发上的小男孩。

【亲兄弟设定嘿嘿嘿】


【润翔】当你容光焕发而我逐渐苍老。→ 正文+HE结局 BE结局

       “你不是这样的人,翔哥。”

       这句话却像是点燃了导线一般,樱井翔突然一个拳头砸在水泥地上,吓得松本润心头一颤。

       “我不是这样的人?那松本润你告诉我,我该是什么样的人!”樱井翔歇斯底里的吼道,他这高到几乎要伤害喉咙的音量划破夜空,偶尔路过的行人也忍不住向来源投去了视线。

       “我到底该用什么表情,用什么姿态,才能在我喜欢的人面前保留我这该死的颜面?”他一字一句狠狠地回道。

       话落,他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瘫在地上,侧头不再去看那个让他落得如此狼狈的家伙。

       松本润像是不知道回应一般往后一坐,樱井翔才撑着地面缓缓起身离去。

【一个有结局分支的文 相叶雅纪友情出演 二宫和也路过参演】




◀十一月▶

【AS】叫你干活的时候不好好干,傻了吧。(关于aiba想要sho给他取爱称的故事

       刚洗完澡的樱井翔讲真无法理解这个就为了一个称呼而草草结束工作急匆匆跑到他家的男人。 
       相叶雅纪斜靠在沙发上撑住下颚,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过点击,然后端起一旁的热茶嗅嗅含入口中。刚得到保证的他终于松了心弦,毕竟这么多年下来,对于樱井翔这个不愿出尔反尔的个性他嘴上不说,但心里早就摸熟了套路。 
       此时的樱井翔把浴巾丢给相叶雅纪,一边往厨房走一边道: 
       “我洗好了,换你——Honeybaby。” 
       …………。 
       “相叶雅纪你放下那是86年的拉菲!!” 


【AS】伸出左手来。(AS婚礼

       松本润再次摆弄了下脚边的花朵,话语刚落大门就嘎吱一声推开。

       光线洒露进来,三人转头就瞧见两个十指相扣还气喘吁吁的男人,他们背着光在门口停住脚步,光晕围在他们身边,像是给裹上了一层好看的白光,两个人衣装都已经有些凌乱,其中一个领带更是直接挂在西装外套外头,他们看到在教堂内随意或坐或站的三人,都有些发怔。

       分别坐在过道两旁木椅的大野智跟二宫和也起身抓起身旁刚开放没多久还娇艳的花束,一身黑西装衬得两人有模有样,他们一手举起花束朝向两人,随着激烈的晃动落下几瓣花瓣,然后另一手缓缓伸开朝向祭坛。

       穿着白外袍的松本润起身拍了拍抚平皱褶,指头一勾拿住祭坛上圣经。

       “神父都要开始宣誓了,主角才到场啊。”


【润x你】你的所有物。

       ——“叮咚叮咚♪”

       广播突然开始播放,你听到里头传出你的名字。

       “…请尽快到游乐场北面失物招领处,您的所有物在等您。”

       “重复一遍……”

       估计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失物招领吧,广播里的女生在说到所有物时生硬地顿了一下,随后又若无其事地重复。

       北面的失物招领处离你的所在地并不远,你赶到的时候那个广播里的女声站在边上,轻轻地鞠个躬,笑着指了指方向。

       那个人盘腿坐在一堆的丢失物品当中,你垂首,他仰起头,迎着光线于是眯起了双眼抬手遮挡。你的围巾已经掉下一边,头发也有些糟乱,原打算起身的他看到这样的情景又坐了回去,朝你伸出了只指节分明修长的手,顿了顿开口道:

       “不把你的所有物带回去吗。”




◀十二月▶

【五子无cp】有罪的男人们 → 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你、你们这是犯法…”女人断断续续的说道,这个男子对待她的态度让她不禁松懈下刚刚紧绷的神经。“现在是法制社会,如果我,我出了什么事,你们明天就回被警察抓进监狱,如果你们杀了我,你们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女人像是越说越来劲,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大通却没有半个字跟他们的问题有关,松本润“呿”一声快步上前打算越过大野智拉起女人。

       “别动。”大野智开口道,微微侧头露出半张脸,把视线对上松本润后眯了起来。

       他墨色眸子几乎被隐藏在睫毛之下,松本润却像是被枪支对着脑门似的背后一寒,脚步硬生生定在空中不敢再往前一步。

       “…抱歉。”

       “嗯。”

       女人看在眼里,觉得对方人马发觉自己的重要性后放软了态度,于是勾起嘴角,整理整理头发,换了个优雅的姿势。

       “既然你们能堵我,那我的身份想必你们也知道。”女人低下头摆弄自己手上钻石戒指,漫不经心道。“不管你们原来的目的是什么,总之你们把我的心情弄糟糕了,就等着吃牢饭吧!”

       “当然,如果你们愿意把刚刚那个对我施加暴力的男人交出来…我要求不多,就让他把自己的手剁了……”

       女人还没说完就感觉面门猛地有风袭来吹开刘海,一道闷响打在她脸颊边,墙壁碎裂的声音随后在她耳侧响起。

       “搞不懂状况的是你…小姑娘。”大野智蹲在她面前,眯成缝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冰凉指头曲起在她脸颊摩挲,掌心覆盖指甲挠挠她耳朵,像是情人间平常的亲昵却让女人僵直了身体。


       大野智见状轻笑起来,突然变得清晰低沉的好听嗓音回荡在小巷中。“该剁的是你的舌头。” 


【山组】你站在我无法触摸的地方。

       樱井翔把喝到烂醉如泥的大野智往床上一丢,扛着个几十公斤的大男人走了一路,气喘吁吁地把外套脱了扔到沙发上,松了领带跌进沙发。

       这次喝醉的他异常安静,接触到柔软的被褥就自动钻进去缩成一团,樱井翔把大野智脑袋移到枕头上,呼吸平稳打在他掌心还有些发痒,樱井翔双手交叠摩挲掌心,然后做了个自己都想不到的举动。

       他低下头,双唇覆上对方时还微微颤抖。

       他伸手,指腹顺着对方轮廓细细描绘,最后停在眉尾。

       “…”

       猛地起身,樱井翔一下子醒悟过来,心脏还在急速跳动。


【模特润雅】你打我,你打伤我,我就让你——(Aiba生贺)

       领头男人理也不理,一脚就踹上门,本就比较老式的锁给踹坏大半。
       “咳、”相叶雅纪顶着门想退回去,外头一下一下的撞击把相叶雅纪弄得五脏快搅在一起,几次之后他干脆松了手,抓住门把手往后用力一拉,顺利把木门拆了下来。
       “你们…”话说一半,脸面就被人用了十分力道的打了一拳,把相叶雅纪整个人往后震几步。
       “别他妈废话,老子让你把那小子交出来!”
       看人半天不回应,脸偏在那里,发丝垂下遮住眼睛,男人不耐烦伸手抓住他手,却不料抓没抓着,自个儿手腕给擒着,怎么也抽不回来。
相叶雅纪缓缓正过脑袋,往旁边侧头微斜,在光线照耀下近乎透明的栗色眸子透过发丝,直勾勾盯着眼前这一群来意不善的人。
       “这里是我家,该滚哪滚哪去。”相叶雅纪冷声道,拭去嘴角血渍,右手转个弯就听咔擦一声,男人口中传出哀嚎。


【二相】剑拔弩张(尚未发布)

       “你应该知道不能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上。”

       相叶雅纪用力掐了掐眉间,“抱歉,下次不会了。”

       “下次?相叶雅纪,你明明知道我们能再约到下次是少之又少的可能,你今天干了什么?甚至连最后的鞠躬你都要我提醒你才做!你到底——”二宫和也看到对方这幅心不在焉的道歉,只觉得有股火气从肋骨冲上来,他一拳砸在沙发上,逐渐提高音调加重语气。

       “我只是想去趟厕所!”相叶雅纪大声打断他,也一拳砸在身边,随后又伸手乱揉一通自己的头发,他自己也不想看到今天的结果,这对他来说是种侮辱。

       戛然而止。

       “呵。”二宫和也语带嘲讽地出了个气音。“相叶雅纪,你拿这种理由框我?”

       他指了指半是石料半是磨砂玻璃材质的厕所,“你倒是去撒,有本事别留一滴在你的膀胱里!”

       回应他的是相叶雅纪猛一下关上门的响声。

       不欢而散。

【还没写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关于羞尿症的故事,一看就知道肯定污233】


【润翔】偃旗息鼓(尚未发布)

       “叩叩”

       “进来。”

       “哇…一上班就给我脸色看,你干嘛啊。”男人脚跟踢踢关上玻璃门,把怀中的叠高的文件堆放到桌上,随后绕到松本润身后拉开百叶窗。

       “还好意思说?这都大中午了你才来。”

       “我真冤枉,”男人从后探出脑袋,瞅瞅松本润手中文件,话锋一转。“这不是我上次整理给你的吗,怎么,有误?”

       “没有,只是选不定出差人选。”

       “哎对了,你刚刚怎么说自己冤枉?”

       “松本大老板,今天是我带薪假,我可是怕你没了我哭哭啼啼啥事都做不好才特意来上班的。”

       “……”放屁吧你个工作狂。

【上边那个二相的姐妹篇,同个故事背景】




评论(14)
热度(21)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