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的男人们 =5=

*我来了

*太长了请允许我分成两份…

——


“就这么多了?”

女人点头如捣蒜,头发随着动作披散开来,半点不复先前模样。

“那——走?”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樱井翔摸摸鼻子,问道。

“走。”

听到二宫和也答复后大野智向女人伸手,女人颤颤抖抖得把手中钱包放上去,大野智哭笑不得地把钱包再塞回女人手中。“你的手,给我。”

女人被他一下天一下地的变化晃得回不过神,直到大野智把手又往前伸了些,才迟疑的把手放进他宽大的手掌。

用力往自己这儿一拉就把女人拉起身,嗅到对方身上香水味后不着痕迹伸了另只手把樱井翔拉到身边,面不改色地道:“你的香水味真臭。”

随后就把女人交到樱井翔手里,自己捂着鼻子走远了。

“喂,等等!我、阿嚏!”樱井翔不敢松开扣着女人腕子的手,却又被香水味刺激得连续好几个喷嚏,向二宫和也和松本润求救无果后只好认命一边打喷嚏一边跟着走。

二宫和也牵着相叶雅纪默默走,其实心里还是蛮心疼这个一天内被说了两次臭的女人和樱井boy的。


诺大的别墅空无一人,女人进门后就左右环顾有些不安,松本润瞥了眼女人有些不明所以,直到他们接近主卧室。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味?”樱井翔吸了吸已经红肿的鼻子,他眼眶已经泛红,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样子。

“没有,你闻到了?”松本润停下来,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

“很淡,我估计对象不是我们。”

“大概是荷尔蒙。”二宫和也余光瞥瞥女人,她神色已经有些迷离,脸上也漫起少女怀春般的粉红。


推开门进去,从门口开始铺起的兽毛地毯盖满了房间地板,脚踏上去尽是暖意。

“…”夭寿啊,这么好的皮毛拿来当地毯。

二宫和也低头想着,在反锁门之后又拿脚底摩擦几下。


淡金发的男人倾斜着靠在沙发,长发披在他裸露着的上半身,垂下的碧眼漫不经心的盯着地板。

男人看着阴影靠近,一双脚背修长指甲圆润的双脚在视野中出现,抬头扬起最灿烂的笑容:“你回来啦宝……贝?”然后对一脸严肃的大野智。

“嗯,我回来了。”大野智点了点头,姿势端正的坐到男人大腿上。

“这个时候还要演啧啧。”其他几个忍着想哈哈哈哈的欲望坐进边上沙发,樱井翔急忙松手一脸解脱挑了个离女人最远位置坐下。

松本润看了眼女人,还是决定先一个手刀劈晕她。

“???你谁?”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腿上的大野智,一把推开往边上挪了挪屁股。

“你儿子他哥。”

男人一怔,看向大野智,又转头环顾边上几个把自己包围住的男人,最后把视线停在他左手边安静坐着的相叶雅纪。


“其实本来也没必要费那么大劲找你,我们本意觉得Lust这样也好,也不会嫌他麻烦。”眼看气氛沉默起来,樱井翔正了正身子,说明来意。“只是Lust前几天突然——”

“突然所有关节都硬化了似的?”男人打断樱井翔,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下紧了紧交握的双手。“这种情况我曾经也是。”


“其实没有自我意识这个症状,从我这一代就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父体做了什么,才导致我变成这样…但是我的硬化出现的比他早很多,大概是200岁…不,100多岁的时候就开始了。然后……”男人一口气说下来,然后顿了顿,像是在犹豫什么,双手偶尔摩擦的动作多了起来。

“然后?”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才好,当时我的兄弟姐妹…找来了我的‘母亲’。”男人特地加重母亲二字,然后叹了口气把脸埋进双手,一副不愿再提起的表情。“我当时心情很复杂,因为一百多年下来,我虽然没法自我活动,但是我的五感都有,我看得见听得见,当然也有味觉。”


“我…吃了她的血肉,她的心脏。”

听到这里,二宫和也眉头突然一跳,他看了看吞声忍泪的男人,又默默低下头不打算开口。

“更何况…这是我的‘母亲’。”

被勾起了回忆的男人所感染,气氛慢慢安静下来,樱井翔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以表安慰。

“也就是说,得找到当初生育Lust的女性?”

“对。”

“嗯,好。”松本润拍了拍衣服下摆,又安慰男人几句,才率先起身。“你别太难受。”

“抱歉…我失态了,就不送你们了。”男人依旧不肯抬头,但他面前的地毯已经湿了一块,众人只当做一个男性总是不想让脆弱的一面,也就不好继续打扰,提出离开的要求便走。


“…Greed?”众人都快走到卧室门口,才发现二宫和也没有跟上来,转身,发现对方还坐在沙发上,手搁在大腿上指头打着节奏,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

“你的母亲是人类吗?”二宫和也开口,明显是对着男人问得,男人‘诶’了一声抬头,脸上还布满泪痕。

“对…怎么了?”

得到答复后起身走到男人身后,双手覆上肩膀拍拍,发觉对方的僵硬后用力揉了几下,然后弯下腰低下头,脑袋微侧凑近男人耳朵轻声说道。

“哈,我第一次知道有人类能活一百多年——”

他的声音逐渐变大,最后还有点点回音回荡在卧室。


“只怕,你吃的不是‘母亲’,而是‘父亲’吧?”

男人默不作声,突然一个转身向身后二宫和也倾去,掌心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接着就是上膛的声音。

“Greed!他有枪——!”众人已经撒开步子往回跑,话落时迎接他们的却是扣下抢板的响声。


-tbc-


[乱战有什么好看的来我们跳过去吧]

((我的脑细胞已经不够用了(。

评论(10)
热度(40)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