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的男人们 =6=

*终于把Aiba篇写完了

*但写到这里才发现好像不是有关色欲的…_(:з」∠)_以后再写吧

*下一个故事是xgg的

*其实…我是想写血肉模糊的尸体,然后智哥蹲在血滩里,从满地肉块里挑几块喂他的,手指还沾着鲜血抹到爱拔脸上,可是自认我没法写的那么好,再考虑到血腥程度我还是…修改了。

[醒目]

*结尾略竹马注意*

——

二宫和也气喘吁吁从自己手臂里挖出子弹,然后闷哼一声任樱井翔往他伤口上撒上酒精,点燃火焰封住伤口里不停往外冒的鲜血。

“在自己家里设那么多机关,也不怕哪天不小心触发了搞死自己。”松本润伸出舌头触摸唇边伤口,然后蹙眉猛地一抽气。

挂彩最严重的樱井翔捂着嘴咳嗽几下,男人开始战斗时散发出的荷尔蒙就越发强烈,害的嗅觉灵敏的他频频失手,死亡的一瞬间更是一下子爆发出猛烈的荷尔蒙,原本熟悉了便罢,可中途突然混进一股其他味道的荷尔蒙,极其淡薄但也扰乱了他的判断能力,害的他腹部给划拉出一个大口子。


由始至终都站在战斗圈在背着手看着他们的大野智缓缓走到相叶雅纪身边,牵起他手散步似的走过去。

“吃吗?”大野智蹲下身,戳了戳男人的尸体,问道。“吃哪里?”

“……这,”他们还真不知道。

“要不,都吃点?”樱井翔迟疑的开口。

“你品菜啊,每样尝一点。”二宫和也嘲讽笑笑。

“那你说怎么办?!”

“有什么好争的,都吃点就都吃点呗。”松本润拍了拍手拉回两人注意力。


得到首肯,大野智从矮桌上拿起水果刀,手法娴熟地在男人胸口划拉个口子,割开心脏切成小块。

他手指捻起一点塞进相叶雅纪口中,想到对方不会自己咀嚼,思考了下就捏着对方下颚使其张开嘴,把自己手指伸进口腔,硬是把肉块塞进食道里。

看到这一幕的三人突然觉得自己喉咙有点痒。


可大野智似乎乐此不疲,他不断的切割下男人心脏,心脏喂完了就打算对男人身体下手,樱井翔一把握住他持刀的手,正气凛然的摇了摇头。

“他要被你撑死了……。”

大野智低头看了看相叶雅纪明显鼓起的肚子,几百年来从未进过食的身体当然受不了一次性过多的吃食,即便这食量对于其他人来讲只是开胃。

“可”不是都要吃一点的吗。

“我们不好在这里久待,更何况Lust已经吃的够多了,如果能有效果早就有了,这样子看来…是不太可能。”樱井翔别开眼,叹了口气。

“总之先走。”松本润从窗户往庭院望去,头也不回的朝众人招手。“快走,有人来了。”



- - - - -

同样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经过一个月前的事情过后,众人都期待着那个人的血肉能对相叶雅纪起到作用,身体的硬化倒是好了,但除此之外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一日日的期待慢慢转为失望,只是除此之外一切都好,便也没什么抱怨。



二宫和也是被一股子没闻过的香味熏醒的。

他揉了揉眼,脑子里想着今天是谁做早餐,住在最里面房间的他通过走廊时一扇扇卧室房门也相继打开,里头走出了“一,二,三…四。”二宫和也眯着眼,抬起指头一个个点过来,最后回到自己身上。

真奇怪。

他这么想着,又跟随着香味磨蹭到餐厅。


栗发少年穿着松本润前几天开玩笑买回来的粉红色围裙,站在冒着热气的锅前边拿着铲子翻炒着什么,随后他拿起一旁的花椒粉,打开盖子往锅边磕了几下,搅拌均匀后才注意进到餐厅里二宫和也。

他隔着热气看的不真切,顿了几秒后开口:

“早安,Kazu。”

二宫和也这才从怔仲中回神,他像是松了一大口气地往门框上一靠,双手环胸,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

“——什么啊,你这声音不是挺好听的吗。”

——故事①:Aiba篇 END——

后。

(.゜✪ω✪゜)哎说起来你做什么呢。

(*‘◇‘ )麻婆豆腐!

(.゜ー゜)…一大早的,你最好给我们准备点止腹泻的。

(*‘◇‘ )???

评论(23)
热度(49)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