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的男人们 =1=

*五子七宗罪设定


私设 01


*因为是设定是到日本后才取名,前几章使用各自罪状的英文,方便观看[虽然我这个英语渣看不懂],两个罪状糅合体的用最明显的那个↓

O:Sloth

S:Glut [取暴食 全名Gluttony]

A:Lust

N:Greed

J:Wrath [取暴怒]

【↑除了对话外用五子本名同样为了方便观看,之前忘了说我的锅】


*先放一章试试_(:з」∠)_



☆ ★ ☆ 少女分割线★ ☆ ★


「他们破茧而出,同时坠入地狱。」



“滋啦——”


抓起砧板上切成小块的肉肠丢进锅里,手指上水珠跟着滴入热油中,伴随着溅起油星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子肉香。


这无疑是嗅觉灵敏的暴食最好的闹钟。


赤脚踏上触感柔软的地毯,脚边没被压陷下去的绒毛像是自主活动般一下一下地轻挠脚背,于是自然而然地曲起脚趾,在上餐桌之前不忘自己任务地轻声进入隔壁卧室。


不意外地看到那个还沉睡着的家伙。


他侧着身躯,手指微张,把自己蜷在纯白色的大床里。


即便外边麻雀叽叽喳喳地乱喊乱叫,即便厨房还不断地传出阵阵食物香味,他仍然一动不动的陷在床铺中。


樱井翔坐到床边,手顺着对方背部轻拍。


“天明了, Sloth . ”


- - - -


“……啊…吵死了。”


二宫和也把被子往头上一盖按住耳朵,断断续续的声音还是不断穿过墙壁跟厚实棉被进入耳内,最后他干脆心底翻个白眼认命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


…都说了做不到轻声细语的同时也能叫醒那家伙就别装文艺,活该你喊不醒大野智。


二宫和也裹着被子赤脚拖在地上,他不心疼这被子会不会弄脏,他只知道这周是他弟弟打扫,就算脱光了在地上滚估计都不会沾染一点灰尘。


所以他心安理得地享受移动式被窝的温暖。


…虽然这温暖在他打开相叶雅纪房间大门的那一刻就消失殆尽了。



“——阿嚏!”冷得惊人的空气向自己蹿来,惹得二宫和也后牙槽都有些打颤。



坏了。


昨天不会是忘了给相叶雅纪关窗吧。


他松开抓着棉被的手,床上边没有人影。他脸颊又一阵风划,清晰的仿佛尖锐物划过的疼痛使得他回过神,朝着冷风来源望去,是一扇完全敞开的窗台和站在窗前,衣着单薄的男子。


二宫和也手掌摸了摸有些凌乱但没有一点温度的床,有脑袋的人都知道相叶雅纪离开床站在那里肯定有一段时间了。


而在思考相叶雅纪仿佛脑抽的行为之前,二宫和也只冒出一个念头。


是,他自己走到那边的?


哦,你问我二宫和也怎么会有这么蠢的想法?


毕竟自六百年前开始,相叶雅纪从来不会按照他自己的意识去行动,总的来说,相叶雅纪是个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自我意识的人。


要问理由其实二宫和也也不敢确定,毕竟他比相叶雅纪还要晚出生一些,他第一次接触空气后看到的相叶雅纪就已经是一副木偶娃娃的样子了。


二宫和也发觉自己忽然紧张起来,“Lust?”他有意识的吞咽唾液润喉,开口道。


他等了一会,相叶雅纪没有什么动作,还是面朝冷风春暖花开估计下一秒就鼻涕直流。


所以二宫和也为了对方着想几个大步过去合上窗户。


相叶雅纪脸跟刚从雪里捞出来似的,他拉起对方走了几步,被拉着前倾的相叶雅纪左脚绊了右脚险些摔倒,二宫和也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然后直冲盥洗室。


“冰——谁开热水啊等会我在洗澡!”


二宫和也微微笑起来,随后翻了个白眼。



松本润表示今天的他好累。


一大早起来费心费力做了一顿可以说是丰盛的早餐,结果等到奶凉蛋冰培根硬都不见他几个哥哥出现。


“Wrath…”樱井翔在松本润一言不发紧抿嘴唇的表情下,语气越说越弱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扼死在自己喉咙。“你给我们…加个热…呗?”


“哦。”



其实不说其他,松本润这个人吧,做饭水平是真挺好的,虽然他是代表高傲的罪。


大野智塞了一大口进嘴里,然后有一下没一下的咀嚼,咕噜一声吞进肚子还含糊着说好吃。


安静和谐一家亲。


“啊,对了。”二宫和也抿口热咖啡手敲餐桌,看着大家把注意力放过来才开口说了今早的事。


“说的有点玄乎。”樱井翔向来对这种带着灵异味道的事情不太感冒,瞧瞧,他这已经打算起身逃离餐厅了。


“你别胡思乱想,我估计Greed只是想表达Lust可能在恢复。”松本润手一伸就把樱井翔按回椅子,顺势还拍了拍他背问他吃不吃桌上食物。


樱井翔摇头,把注意力放到端正坐着的相叶雅纪身上,他揉了揉鼻子嗅嗅,最终还是没觉得有什么改变,“他身上的味道没有变。”


“…这跟味道有什么关系?”


话刚出口,二宫和也就看到樱井翔一副“我懒得跟没见识的人说话”的表情,忍不住感叹一句。


“眼里都是戏。”


餐桌上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接下来的自由时间大家也就都散开自己干自己事去,樱井翔如同往常那样把相叶雅纪从椅子上拉起来,结果一下子人没起来自己差点亲吻地板。


“怎么了?”松本润关掉水龙头亲切问候一句。


“我摔了。”


“……”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不会下一次就磕断我鼻梁吧。”



好的不灵坏的灵。


当天下午樱井翔就磕得欲哭无泪跪了下来。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原因,就是我扫地的时候他没把Lust拉起来,自己滑了个face down 脸朝下。”


“……”二宫和也看着樱井翔鼻子上厚厚一层的包扎,突然有些同情这个man。


“对了,怎么会拉不起来Lust?”


“不知道,他关节突然好像上了蜡一样,很难活动。”


松本润上前示范了一下。


这个时候四个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怎么办?”




“啧!”毫不意外的,松本润是第一个发飙的。


他用力扯下自己黑白相间的领带,摩擦脖颈留下暗红破皮的痕迹。“我们哪有可能去人类的医院给他们医治,你不如干脆把自己脱光了送到研究所去!”


话说出口他自己就后悔起来,他捏了捏眉间,手抬了又抬,最后只好泄气的往后一靠。“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二宫和也拍了拍他肩膀让他别太在意,松本润本就是暴怒的孩子,即便他多了份傲慢去稀释,也无法改变他自身的基因。


气氛一度陷入僵局。


“去找他的父体不就好了吗。”大野智把身体缩在沙发角落靠着扶手,眼睛半阖不阖的,一副想睡觉的样子。


“这个我们想过了,没办法。”樱井翔叹气,手撑着下颚显得有些茫然。“我们连父体的长相都没见过。”


“Lust的父体在日本。”大野智说。“如果没死的话,那他在……”


没了声响,他脑袋晃了晃,突然一个点头,然后又迷迷糊糊地张开眼。


“东京,”大野智糊了把脸,尽量坐直打起精神。“我出生的时候他们还没走。”


“你怎么不早点说?”


“你们没问我啊。”


“……”


“过了那么久他应该死透了,不是说子体出生之后他们寿命就跟普通人类一样了吗?”


“你傻啊,日记这么写你就真信。”


“……”


“走,去日本。”大野智用力一拍皮沙发起身。


-tbc-

评论(10)
热度(82)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