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x你】你的所有物。

*给一个傻逼紫担儿@Rainrainrain

*紫担们如果不介意可以把标题的你看做是自己,尽量少的描写性格外貌了[]

*明明最不会写这种风格却还是被逼着写的可怜lo主

*就不写婚后幸福生活

*想写的梗写的最烂,心塞。

*想看三十代的润做出少女漫般的举动。

*吃吃吃吃吃吃吃死你(.゜ー゜)

——

不得不说,急骤降温而且又是工作日时候的游乐场,一眼望去,人少得可怜。

你把手往袖口里缩了缩,攥着门票加快步伐小跑进游乐场。

约定的地方没有人。

你四处张望了一会,怕是自己找错地方了,又或是对方等得不耐烦回去了,还呼吸急促的你有些不安。

——直到脸上接触温热的热饮。

你下意识地偏开脑袋,却松了口气。

他戴着一次性口罩和墨镜,头上扣着一顶带有铆钉装饰的深色鸭舌帽,一副别靠近我我很凶的样子。

他看着你接过热饮,然后拉下口罩取下墨镜,露出他那双在阳光下透彻成褐色的眸子。

“喝吗?”他说,呼出的热气打在你脸颊,于是你冰凉的脸蛋开始回温。

其实你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一次偶然,就能相识你喜欢了好几年的人。

你还记得在小巷里撞到他时候的紧张,然后抬头望向对方眉目间猛一下地激灵。

即便当时的他只是露出了一双眉毛,还有褐色墨镜下隐约可见的双眼,但你仍然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你到现在都觉得你当时一定是脑子里乱的一塌糊涂,才会做出那么荒唐的动作。

事后你抱着他弄脏的外套,心里一直完了完了地不断重复,虽然洗干净了,但你知道,对方不会看你急忙写给他的纸条,不会拨打那上面的电话,更不打算把这件外套要回去。

因为你清楚,你们两个根本就不在一个世界里。

不过世界上总是有奇迹的,不是吗。

要不然你现在就不会站在这个郊区的游乐场里,手中握着他给你买的热饮,看着他在你面前露出他的面庞和发红的鼻尖。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他伸手在你面前摆了摆,你回过神,不好意思的如实回答:“没、没有。”

他表情突然变得泄气,把自己头上的鸭舌帽往下压了压,你突然觉得这样子的他异常可爱。

“你好可爱。”你这么说。

他有些讶异,指了指自己,在你肯定的目光下忍不住笑起来,揉乱了你特意打理造型的头发。

“喂,我都三十多的人了,你确定吗!”他语气轻松起来,在你发火之前赶紧往前迈了几步拉开距离。

——

玩♂乐园的内容不会写,让我略过去

——

这个时间段的人已经陆续离去了,过山车那边也是稀稀落落的几个,于是你双眼放光(。)兴奋的奔过去。

你头也不回地快步往前走,抽空还往后伸手招呼,只是你快到过山车入口,也没听到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声音,于是你回头,空旷的过道上并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往回走了几步,怕是对方没跟上来走失了,于是你在拐角处来回转悠。

天色又暗了几分,天空也开始染上大片绯红。

不敢喊对方名字的你不禁有些焦虑,环顾四周,只有你那被拉得细长的影子,你一直高昂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去。

——“叮咚叮咚♪”

广播突然开始播放,你听到里头传出你的名字。

“…请尽快到游乐场北面失物招领处,您的所有物在等您。”

“重复一遍……”

估计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失物招领吧,广播里的女生在说到所有物时生硬地顿了一下,随后又若无其事地重复。

北面的失物招领处离你的所在地并不远,你赶到的时候那个广播里的女声站在边上,轻轻地鞠个躬,笑着指了指方向。

那个人盘腿坐在一堆的丢失物品当中,你垂首,他仰起头,迎着光线于是眯起了双眼抬手遮挡。你的围巾已经掉下一边,头发也有些糟乱,原打算起身的他看到这样的情景又坐了回去,朝你伸出了只指节分明修长的手,顿了顿开口道:

“不把你的所有物带回去吗。”

——END——

评论
热度(11)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