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伸出左手来。

*点文 @最討厭的人叫羊駝醬 


*看了小久儿给你的JS婚礼灵感就来了手就痒了我就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生贺的回礼[虽然本来就是点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问了问小久儿你生日,真是太久远了,你就当提前半年的生贺吧hhh

--

*我来补充一下,刚刚为了吃饭发的太急


*设定是sho跟aiba不知道三个人来参加他俩的婚礼,原本是打算两个人过个形式。


*然后三个人不但知道偷偷早起跑过来充当花童跟神父,原本打算让SK两人穿裙子的毕竟是花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

 

相叶雅纪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他下意识伸手抓了抓后腰,然后翻个身抓起手机。

 

“…6点……。”

 

清闲的休息日还不让人好好休息,相叶雅纪在心底翻了个白眼,然后面对这通没有备注显示的电话丝毫不为之所动,手一甩腕子一动就丢到远处。

 

半小时后,意识刚刚开始迷糊的相叶先生又被急促到仿佛催债的敲门声吓得整个人一激灵。

 

“???”等等,他好像没有欠过高利贷啊?

 

来不及套上拖鞋就拖着脚啪嗒啪嗒来到门前,揉搓了把头毛把脑袋凑近猫眼,然后就瞧见一个占据他全部视线的大脑门。

 

“翔酱?”相叶雅纪解开了锁,开门侧身让这个身着白西装的男人进来。

 

樱井翔上下打量两眼还穿着睡衣的相叶雅纪,只觉得脑子里燃起一股子怒火。

 

“相叶雅纪,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啊。”

 

 

相叶雅纪手忙脚乱地套上领带,却又因为自己的急促反而打得歪七扭八。

 

“啊——真是的!”他低低地吼了一句,然后把目线放到翘着二郎腿的樱井翔身上。

 

“都打了二十多年领带,你还装?”

 

于是相叶雅纪只好装模作样的像是刚学会似的打了个有些歪扭的领带。

 

 

二宫和也真是觉得自己再也没像今天这样用一腔热血早起过,结果全被迟到的主角两人浇灭了。

 

“真的假的…他们两个干嘛啊。”已经有些瘫软在教堂中木椅上的二宫和也这么叹息道。

 

“我看翔君很早就给我回信息了啊?”大野智指头轻敲椅子,声音一下一下回荡在空旷的教堂里。

 

“这里包一个小时超贵的我记得…。”

 

“估计就快来了,别急别急。”

 

松本润再次摆弄了下脚边的花朵,话语刚落大门就嘎吱一声推开。

 

光线洒露进来,三人转头就瞧见两个十指相扣还气喘吁吁的男人,他们背着光在门口停住脚步,光晕围在他们身边,像是给裹上了一层好看的白光,两个人衣装都已经有些凌乱,其中一个领带更是直接挂在西装外套外头,他们看到在教堂内随意或坐或站的三人,都有些发怔。

 

分别坐在过道两旁木椅的大野智跟二宫和也起身抓起身旁刚开放没多久还娇艳的花束,一身黑西装衬得两人有模有样,他们一手举起花束朝向两人,随着激烈的晃动落下几瓣花瓣,然后另一手缓缓伸开朝向祭坛。

 

穿着白外袍的松本润起身拍了拍抚平皱褶,指头一勾拿住祭坛上圣经。

 

“神父都要开始宣誓了,主角才到场啊。”

 

 

呼吸渐渐平复的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忍不住勾起嘴角,随即迈开步子。


——END——


评论(18)
热度(35)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