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翔】当你容光焕发而我逐渐苍老。

*原本又是篇攻受不分的文儿,但最后硬是给我凹成润翔了


*到4为止都是如标题一般,但是后来写着写着就觉得,真的,不想再,虐我这还埋在我心窝窝里的初心cp,所以【


*but我似乎真的不太适合写he,一口血


*第一次写这种性格的sho跟jun,如果觉得有崩就说不要不好意思hhh


*jun对sho称呼的发音是sho ni


————

于西班牙时间21:35,中国时间21:35二次修改,捉虫及新增BE结局

新增结局连接放在分支口处,慎用。

————


[一]

0岁,28岁。

 

润是父亲的老来子。

 

樱井翔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讶异到不知该说些什么,毕竟作为医生的他相当明白他父亲的身体是怎么一回事。

 

樱井翔随母姓,倒不是说跟父亲关系不好,他的父亲是入赘女婿,没得选择。

 

至于现下这种荒谬的情况是怎么回事,简单来讲,就是樱井翔的母亲在他即将而立之年的时候去世,不久后父亲娶了个刚满18的小姑娘。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反正他家的产业如今已经是他自己的了,即便跟他父亲结婚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所以樱井翔只好概括为,真爱。

 

他的手上还拿着他父亲最近刚做的体检报告,上面明确写着他父亲已经没有生育能力的事实。

 

樱井翔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报告,最后还是决定打开电脑修改检查结果。

 

他不忍心去打击这个即将花甲之年老人的欢喜。

 

[二] 

5岁,33岁。

 

这是樱井翔第一次见到他实际上没有血亲关系的弟弟。

 

松本润。

 

这个小家伙似乎很喜欢他,从他踏进门口的那一刻起就一直黏在他身边。

 

至今没有结婚的樱井翔飞小孩子的渴望不是一般的强烈,而这个孩子跟他相处的模式让他越来越舍不下。

 

樱井翔宠溺地摸了摸松本润还微卷的头毛,而对方毫不吝啬的给了个大大的笑容。

 

自那天起,樱井翔踏进这个家门的次数便开始直线上升。

 

 

[三]

12岁,40岁。

 

正处在严重的叛逆期。

 

面对可能稍微有点误入歧途的松本润开始不听他那个年轻妈妈的话,也逐渐嫌弃这个老的像他爷爷的父亲,这次已经严重到乱砸家里的东西。

 

不得已只好向樱井翔寻求帮助。

 

樱井翔赶到的时候还有些气喘吁吁,面对满地的玻璃碎片他只好穿着鞋子进去,然后他就瞅见松本润打掉他父亲拐杖让其摔倒的场面。

 

“你老的不成样子!”

 

“松本润!”

 

清脆的巴掌声在这小房间里还微微有些回音,他那年轻妈妈冲上来抱住这个满脸怒气的男孩,却不料他狠狠挣脱开,一把抓住樱井翔的手就拖走对方。

 

用力关上卧室门,樱井翔不禁蹙眉,对于刚刚的巴掌他不后悔,正欲开口责骂松本润却一头撞进他怀里,他步伐不稳的倒在床上。

 

 

他知道这个男孩在哭,他哭的有些嘶声竭力,突如其来的反转让樱井翔有些不知所措。

 

“她…我妈她…”他断断续续地说着。“我看到…她和、和一个男的…”

 

“闭嘴。”樱井翔可以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大声打断对方,随即发现自己过激的态度,又放软了语气。“别说了。”

 

松本润用力点了点头,搂住他的双手又环紧了些,甚至于从樱井翔衣服下摆伸入,尚未修剪的指甲在他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红痕。

 

许久他怀中少年起身,樱井翔有些担心的望着,只见这少年擦干了眼泪,眼神坚定地望回去。

 

然后他走远了些,突然鞠个了近90°的躬,道:“翔哥,帮我。”

 

这个少年心灵的成长之快让樱井翔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让他无由的烦躁。

 

“嗯。”

 

 

[四]

16岁,44岁。

 

樱井翔第一次察觉自己心思,是在他44岁,松本润第一次谈女朋友并首先就是带给他看的时候。

 

他或多或少有些感觉,但他从没往爱情上的方面想过。

 

“我女朋友,叫真绘。”他介绍道。

 

“叔叔好。”小女生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打着招呼,殊不知樱井翔被这称呼打了个措手不及。

 

“笨蛋!这是我哥!”松本润拍了下她脑袋,然后赔着笑脸看向樱井翔。

 

他愣在那儿。

 

樱井翔脸上竟是没了笑容,嘴角半挂不挂的,眼帘垂下视线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他下意识想去摸摸鼻子,然后意识到自己这种中年动作后又有些自嘲地收回伸出的手,置于大腿上握紧。

 

松本润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也说不明白是不舒服什么,只是看到樱井翔这仿佛有些要哭的表情,他心里就憋得慌。

 

然后他意识到松本润的视线,又笑起来摆摆手说自己不在意,又跟小女生开玩笑道说你有见过像我这么帅的叔叔吗,弄得这小姑娘羞得不要不要的。

 

又闲聊一会,樱井翔低头看看手表,然后叫来服务生给他俩付了钱后让他们好好玩就称有事离去。

 

其他人看不出来,但跟樱井翔相处了十一年的松本润知道,他是借故离席。

 

松本润没想到樱井翔会因为一个口误而产生这么大反应。

 

“抱歉、我有点事情,下次陪你玩。”

 

“等等,润?”

 

他不顾女友挽留追了出去。

 

“翔哥!”他左右看来找到对方,那人却加快了步伐速度。

 

“等等!”松本润干脆跑起来,前边的人一顿也开始撒开腿逃似的跑。

 

在夜空下,这两人就像玩警察抓小偷一般滑稽地你追我跑。

 

“樱井翔!”他拼命抓住那人衣领,两人脚步一个交错就双双摔在地上。

 

 

两人呼吸都很急促,气息互相打在对方脸上,松本润掰正了对方身子,凌乱的刘海下是樱井翔紧闭的双眼。

 

“你今天是怎么了?”松本润咽了咽唾液湿润干燥的喉咙,稍微松开了扯住人领子的手,后又不放心再次握紧。

 

“没什么。”樱井翔放弃般的躺在地上,也不心疼地把高档风衣当垫背。

 

“如果是真绘说的称呼问题,她也不是故意的。”得不到回答松本润也不松口,再次开口询问。“翔哥,不就是一个称呼吗…”

 

“……”

 

“你不是这样的人,翔哥。”

 

这句话却像是点燃了导线一般,樱井翔突然一个拳头砸在水泥地上,吓得松本润心头一颤。

 

“我不是这样的人?那松本润你告诉我,我该是什么样的人!”樱井翔歇斯底里的吼道,他这高到几乎要伤害喉咙的音量划破夜空,偶尔路过的行人也忍不住向来源投去了视线。

 

“我到底该用什么表情,用什么姿态,才能在我喜欢的人面前保留我这该死的颜面?”他一字一句狠狠地回道。

 

话落,他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瘫在地上,侧头不再去看那个让他落得如此狼狈的家伙。

 

松本润像是不知道回应一般往后一坐,樱井翔才撑着地面缓缓起身离去。

 

——结局分支——

【BE点我】

 

【↓ HE ↓】


一如电视剧一般的情节,当天晚上就传出樱井翔车祸入院的消息。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啊不是,老先生您先别激动,患者没有生命危险。”

 

他没死。

 

松本润松了口气。

 

“不过患者由于颅脑收到创伤,导致意识出现障碍…就是医学上所说的,植物人。”

 

你看看,这仿佛电视剧一般的发展。

 

却足以让松本润后悔几十年。

 

——————————————

想看虐的姑娘看到这里就足够了 

下面是自我觉得写得不太好的he

——————————————

[五]

39岁,44?岁

 

樱井翔眼皮子抽动几下,指头僵硬的无法动弹多少,可却让病房里正在整理的护士兴奋起来。

 

冷冻技术第一人并成功案例。

 

适应了光线之后樱井翔慢慢打量这个房间,这家医院是他工作的医院,与他出车祸前没什么多大的区别,可却让他陌生的无法识别。

 

医师走到他床边,无法掩饰自己的激动。

 

“樱井,是我,佐藤要。”

 

“佐…藤…?”面前的男人老的自己快要不认识,他记忆力那个留着一头浓密卷发的帅气男人如今皱纹遍布脸面,配合着陌生的病房,让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处理不了这些凌乱的信息。

 

佐藤医师跟他概略的讲了下他的情况,在听到冷冻技术的时候樱井翔忍不住惊讶,毕竟这计划他也曾是主力人员之一,只是没想到第一个实验者会是自己。

 

“因为你的冷冻称呼是专门给植物人使用的,所以…”佐藤滔滔不绝似乎毫无止境,听到门外走廊急促的步伐却是停下嘴巴,让他好好休息后就去开门,正好撞上那个门口的男人。

 

佐藤跟他打了个招呼就走出门外,把病房留给樱井翔和那个男人。

 

看起来是个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男人。

 

车祸前的记忆一下子涌上来,樱井翔神色复杂地盯着这个男人。

 

他一步步靠近,然后单膝跪在他床边,握住了他还冰凉的双手。

 

“你的手真冰,睡觉的时候也会觉得冷吗?”他把樱井翔的手贴到自己温暖的脸颊,笑了。“你陪了我16年,我等了你23年,你说,能不能算我们打平呢。”

 

他起身把樱井翔拥入怀中,即便他做得那么游刃有余,但他的身子还是不住地颤抖。

 

“翔。”

——END——

评论 ( 25 )
热度 ( 65 )

© 一根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