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相】互劫。=1= (血缘兄弟设定)

*我都截图了还发了那么久才和谐,lft 你能不能对我宽容点【【【


*血亲设定,两人母亲不是同一个


*文名的意思就是互为劫数,你是我的劫我是你的劫,听着就像什么鬼的爱恨情仇不过我估计不是这类文,说不定是劫财又劫色的那种


*本篇含有肉渣,以截图形式放出,流量注意


——


他们是,兄弟。




“kazu…我背后肯定破皮了,刚刚摩擦的超疼。”他略微沙哑的声音还透着些许不满,无奈地控诉。

“…这里?”二宫和也抬手顺着脊椎骨向上摸去,毫不留情的按压擦破的地方。

“疼、!”刺痛感使得相叶雅纪向前弓起身子,温热黏哒的皮肤相互接触。“你故意的吧?!”

“嗯,故意的。”



他们是,亲兄弟。


二宫和也第一次见到相叶雅纪是在夏季的开端,他8岁的生日那天,当时他的父母前不久刚刚离婚。

虽说是刚离婚但早在他出生后没多久就分居两地,由父亲养大的他对于不常来看望自己的母亲没什么过多的感情,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多了一个比自己大不半年的哥哥而产生的惊讶。

父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揉了揉那个家伙的脑袋,说了句:“把时间留给你们,要好好相处啊。”

先不说其他,光是父亲给自己的爱要开始分一半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的那种感受,对一个小孩子来讲就不好受了。

但那个笔直站在他对面的家伙却毫不惊讶的向自己伸出了手——

“你好,终于见到你了,kazu。”他说。“爸爸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有跟我说你,弄得我超期待见到你的。”

他笑得很开,丝毫不在意正在换牙时期而缺陷露出的牙槽,逆着正午阳光的他看起来是那么柔和。

“我叫相叶雅纪,相叶是我妈妈的姓——嗯,爸爸说不用改也没关系。”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又凑近了些。

于是二宫和也伸出手,随后发现相握的手掌有些汗湿。



啊。

这个家伙,完全不像表面上那么放松嘛。

二宫和也得出一个结论。
评论
热度(15)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