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梗

壬癸:

花黑父子年上 有花all倾向注意 脑子有病 应该是OOC


1.自从黑瞎子得知解雨臣其实是个基佬之后,他的表现就很激进。


比如他会找各种“适当”时机跟他爹传达“同性恋真恶心”的思想,吃饭的时候说洗澡前说刷微博的时候也说。而且语言表达充满恶意,“你知道吗就总跟着学委那流氓是gay啊,当场表白之后被学委暴cei一顿,我日,要是我早就打到他妈都不认识他。”“这得是多下贱去拍这种封面……”“卧槽爸,你说同性恋是不是傻x,流氓每天被揍还每天跟块狗皮膏药似得粘着学委,真不要脸。”




其实解雨臣一开始也没多在意,第一次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就给他买了球鞋。第二次听见的时候解雨臣一口鱿鱼含在嘴里,慢条斯理地咽下去,心想着这男模屁股真翘今天晚上叫他好了一边把青菜从黑瞎子面前撤走。可几次之后他再也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只好给他甩卷子、甩卷子、甩卷子。


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可这也不能阻止黑瞎子作死的脚步。




有一天,解雨臣正在浴室洗战斗澡,刚玩儿完一局的黑瞎子憋不住尿就直接进来了,看到他爹的裸体稍微撇了下头就开始放水了。没撒完就又开始大放厥词,解雨臣终于听不下去了,直接从关了水龙头从单间里出来,浑身湿漉漉还全裸着就往他儿子身上黏,嘴巴咬在黑瞎子偷偷打的耳洞上,语调很坏:“青瓜蛋子,爷教你个道理,恐 同 即深柜。”




然后解雨臣就身体力行地解释了这句话(微笑




2.




黑瞎子痛定思痛,决定离解雨臣远点,反正只要不再他面前晃悠自己怎么作死他都不会管。




但是他还是太年轻,更何况他本身就对解雨臣有些绮念,所以根本无法无视他爹一天一个人的频率……当然他后来发现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个人。




时间一长,黑瞎子发现,自从他不作死之后他爹就真的没管过他,自己忙的很欢,他就不爽了,决定用不作死的方法刷存在感。




然后解雨臣就会发现,近来都很安静的黑瞎子总在听或者唱一首歌,吃饭听睡觉哼走路唱,永远都是那么一段“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然后解雨臣就笑了。




所以有一天,黑瞎子真·漫不经心地哼着歌从解雨臣面前走过的时候,解雨臣突然一把握住了他儿子的手,目光柔和嘴角微扬,接着黑瞎子的KEY一个变音就低了下去,歌词没改,还是唱是不是最疼爱的人。可黑瞎子被那眼神看着,被这双手握着,没出一分钟就开始不安,各种干预,未果。




然后就见解雨臣唱完最后一句,把他儿子拉怀里轻轻地吻了一下额头,极尽斯文和深情,对他说:“你是,而且永远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伪解家家政服务人员霍女士戴着墨镜表示:“对自己儿子还放桃花眼,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转载自:壬癸  
评论
热度(7)
  1. 千叶豆腐壬癸 转载了此文字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