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戏】胡狼。

翻出了14年写的鬼东西……。


手机上出了个陌生号码,593这个尾数倒是熟悉的不得了,下意识蹙紧了眉头,犹豫了许久才敢按下接通.

“这里猎豹.代号396488593.”

“......这里胡狼.代号无.”


当初刚进狙击组的时候为了进政府直属的狙击小队几乎是拼了命去表现自己的能力,出尽了风头,最后也如愿的进入了那所谓的“雷鹰”.

队名跟那些动物种类的名字似乎是当时的总统亲自取的,自己还嘲讽过那总统没文化,胡狼这种只会在大型食肉动物杀死猎物后发出叫声引来鬣狗然后占便宜的卑鄙种类,居然给安在自己身上,简直没了尊严.

退队也已经快4年了,这个时候找上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其实可想而知.

从雷鹰退队的成员,在接下来5年内都会接到最后一个任务,这个任务没有特定的时间,没有提前通告,但它们都有个共通点.

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也曾经有人活着回来.

“你必须接受并且完成任务,即使拿自己的生命做代价,如果没有完成,那么受遭的就不只你一个人,你的家人,妻孩,甚至是跟你关系最好的家伙,一个个在这时就成了你的累赘.”

这是变相的死亡仪式.


“退队成员胡狼最后任务指令.在7月27日总统选举当日11:55之前杀害总统候选人贝瑞•拉杰卡.”

“收到.”

“选举当日杀害总统候选人?”几乎是绝望了瘫在沙发上,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

狙击手之所以成为狙击手,是因为他们执行一个任务的时间足够长,他们得趴在一个窗边,固定好狙击枪,一直维持着准备开枪的动作,等待最好的时机,他们一等就是好几周,期间的吃喝拉撒都维持在这个动作,所以虽然很羞耻.执行任务前穿好成人尿布是必须的.

从床底下拖出铁皮箱,拭去上边的灰尘,开了锁,拿出里头的L115A3,颤抖着亲吻了枪身.

有效射程1500米,这是自己的宝贝.


7月27日.AM 11:47.

俯趴在远处一个废弃大楼内,对准目标将近半个小时,呼吸还是平复不下来,大幅度的呼吸使自己出现了缺氧的错觉,手指仍不能很好的扣住扳机.

“妈的……”时间逼近,明明已经对准目标,一扣扳机就能致人于死地.

但自己不敢.

一旦扣下扳机就代表他会被自己以前的同伴射杀,自己的同伴,自己知道有多可怕.不管是队里的谁,从不肯与同伴敌立.

AM 11:49.

不开枪就没机会了.

是不可思议,这个时候全然没了害怕,瞄准,扣动扳机,就在一瞬间,自己已经端起狙击枪往地下楼层跑.

这是不明智的选择,但外边就是空旷的空地,没有任何遮蔽物,这显然更不明智.

那群人很快就追了下来,缓慢的脚步声逼近,咽了咽唾液,在脚步声不再闷隔的时候起身向门口射击.

门口没有任何人,心突然慌了起来,这里只有这一个出入口,如果他们不在这里,那到底是还没下来,或是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却不自知?

后者很快得到了证实,在脚边出现弹孔之后拼了命的向上跑,

而对方像是在逗趣一般从不命中身体,永远擦着边射击墙壁或石块,不给任何逃脱的机会,逼着跑向天台.

“你得伪装成畏罪自杀的样子,放心,我们给你做好了身份.”

“你只有一个选择,否则后果,我想你知道.”

“胡狼,不要为难我们.”

从一开始就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但是那完成任务却没有死亡的人是如何逃生的,自己或许一生都不会有现在这强烈的求知欲了.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端起手中狙击枪,在这种近距离对战中丝毫没有优势,但感受到死亡的恐惧不论怎么说都不愿意就这么被杀害.

血战,付出了双腿的代价也没有杀死对方一人,结果就这么瞪死了双眼被枪的后震力推下了高楼.


妈的,不甘心.


——不管是介绍就超出500字还是足够烂的结尾都很虐我知道,总之为了我那该死的职业想这些该死的名字我都死多少脑细胞了简直想直接叫玛丽莲梦露露露露露露露露露露——


—————万万没想到,我死了—————

「—————414.秦擎.死亡戏—————」


评论
热度(2)
家养🐰@潮同学_

不接受任何含有🍃友情以上爱情未满🍃情感的勾搭。

请叫我毛毛。
- - - - - - - - -

“他是我的梦,他曾经是我梦的一个完成版。”

圈地自萌。

画渣写手。

写长篇就带文名tag,专门想看某篇的善用tag

不是个好写手,但我乐意写。

吃吧,若是喜欢的话。

- - - - - - - - - - - - -
叫毛毛只是开个玩笑,记住我只是个长的好看的人。[x
© 千叶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